<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

扎雅·洛桑普赤:甘丹頗章政權時期藏文歷史公文檔案用語翻譯的若干問題 ——藏文歷史公文檔案系列研究之三

發布時間:2018-04-12 15:45:00 | 來源:《西藏研究》2015年第5期 | 作者:扎雅·洛桑普赤 | 責任編輯:

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藏文歷史公文檔案作為史料,具有區別于其他歷代文章辭賦等文學作品的體例、程式和用語風格等特點。尤其是用語,由于公文發布者主體和客體的身份、地位的不同,或者由于內容所要表達的目的和意義等的不同,此用語牽涉到的詞匯范疇從語言學到檔案學,從民族社會學到歷史學等,涉及學科不一而足,涉及的內容更是包括了西藏社會制度、宗教活動、風俗習慣、地理建筑等文化的各個方面。但作為公文,它最基本的功效或者問題的解決、發布公文的目的是為了闡明公文發布者的立場、觀點、政策和措施,并使對方執行和辦理。因此,公文用詞一般都很明確,諸如模棱兩可、語焉不詳或晦澀難懂的現象很少出現。行文一般明白、準確。因此,在翻譯時,公文用語需盡力做到順應原文文體的需要,量體裁衣,使譯文與原文的文風大體等值。然而,在具體的翻譯過程中,由于不同民族歷史文化背景的特殊性,使兩種語言在用語表達上體現出明顯的不同。諸如事物名稱、語言習慣,以及用語環境和語氣的不同等,也即翻譯學中述及的音譯、語境等方面的問題,都會直接影響到譯者如何具體選擇和把握翻譯用語中的要求、方法和技巧。以下針對藏文公文中存在的文風、音譯、語境等相關問題的特殊性,具體說明藏文公文檔案翻譯中有關用語的問題。

一、文風的基本要求

甘丹頗章政權時期藏文歷史公文檔案的文體是指公文語言文字的表達形式,也即運用何種用語來表達公文特有的言語形式。眾所周知,公文是上級機關指導下級工作的工具,又是下級貫徹執行的依據,因此,作為歷史檔案的公文,不僅具備作為第一手資料的原始性和具備憑證作用的權威性的特點,它還具備史料指導思想明確、內容充實具體、用詞準確、語句簡練、條理清楚等特點,因此,此文體的翻譯中,最基本的要求和重點是“信”,也即忠實于原文內容,并準確地表達出原文的意思。將藏文公文檔案原文的意思無誤地傳達給異語環境中的人,除了需要譯準原文的語法關系、邏輯關系外,還需要譯準詞匯概念及其語言運用上的特殊性。這幾方面若一處不準,就會降低檔案內容的真實性和權威性。前者的翻譯要點曾在“系列之二:正文”中有所說明,此處不再贅述。以下主要以后者為內容,從體現原文的時代特色和形式結構方面做一簡略說明。

(一)反映時代特色

甘丹頗章政權始自1642年,終于1959年,期間形成的公文檔案無數,這些檔案的用語和風格反映了此一時期的行文特色。甘丹頗章政權由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為中心的格魯派勢力借助顧實汗的力量,推翻藏巴政權下的第司嘎瑪丹迥旺布而建立起來的。上下歷經300余年,期間政局動蕩,事件頻出,不丹的獨立、第司桑吉嘉措的被殺、拉藏汗和頗羅鼐勢力的建立、駐藏大臣和噶廈的設立、康區嘉絨大小金川王事、王貢布朗杰事件、瞻對事件、乍雅大小活佛事件等,大小無數。但是,從整體上看,甘丹頗章政局在格魯派上層人士的統籌下趨于穩定,而公文文書制度也從五世達賴喇嘛對語言文字用語的注重開始、到桑結嘉措對文秘職責的相關要求、再到歷代文吏的文字著墨經驗,其用語在此一時期表現出的華麗、高貴再到簡練、通俗程度,不一而足,豐富多彩??傮w而言,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公文文風集中體現和反映了一定的時代潮流和民族社會風尚,綜合表現出了彼一時期以格魯派勢力為主的甘丹頗章政權的一定的世界觀和思想路線。其用語較薩迦和帕竹時期的公文有相對冗長、修飾較多、更為詳細、通俗等特點,主體突顯具體、凝練、利落的風格。因此,在具體的翻譯中,除了把握原文的以上特點,在譯入語中充分體現以上特色之外,譯者還需要了解此一時期譯入語公文語言文字運用環境的特點。

了解同一時期譯入語語言運用的特點,使譯入語的語言風格等同于原文所處同一歷史時期的譯入語社會環境的語言習慣,是體現公文時代特色的要點。甘丹頗章政權時期與清代和民國時期的時間長短大體相當。從1644年順治元年開始到1911年宣統三年止,清代歷經268年,到1949年民國政府的結束,其公文語言用語文辭文風也是幾經變化,不能一概而論。清朝時期吸取了歷代王朝的經驗,沿襲明制,設立了內閣及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并都察院等機關,雍正以后設立了軍機處,有完備而嚴密的文書檔案制度,從類別上看,詔令文書有制、誥、敕、諭、旨等,臣工上奏的有題、奏、表等,各衙門互相來往的公文有咨、移、札、片、呈、稟、手本、照會等。因此,藏文公文譯入漢語后的類別,應根據原文內容來定。彼時期的總體語言敘述風格較之現代漢語,顯得艱澀、深奧,但整體趨于白話。例如:《高宗實錄》卷1122[①]中有份1781年形成,也即乾隆四十二年的題為“敕諭達賴喇嘛班禪靈櫬于二月起程派博清額等送至扎什倫布寺”的檔案,囿于篇幅,特摘抄部分以了解其文風“敕諭達賴喇嘛等曰:朕統御萬方,扶臨億兆,惟期寰宇眾生共享太平,宏敷教化。爾喇嘛仰體朕意,闡揚經典,深堪嘉尚。朕蒙上天庇佑,身體安和。爾講肄精勤,體候想亦安善也。班禪額爾德尼前以慶祝七旬萬壽起程來京,節次遣散秩大臣、副都統等攜帶御用朝珠、鞍馬等物沿途宴勞,并命皇六子同章嘉呼圖克圖等迎往賞賚。于七月二十一日至熱河朝見,萬壽節班禪額爾德尼率領眾呼圖克圖等誦經祝厘于九月初二日來京,疊加賞賚……”[②]因此,藏文公文翻譯成漢文時基本需要遵循這一時期的“達”“雅”要求,也即半文半古半白,行文凝練簡短的文風。了解了這一時期漢文公文文字的風格,再著手將藏文公文翻譯成漢文,就已經算是邁出了公文語言風格轉換的第一步。下面拿一份藏文公文檔案做一說明(由于篇幅過長,只摘抄部分)。

例如:“??????????????????????????????????????????????? ??????????? ??????????????????????????????????????????????????????????????????????????????? ?????????????????????????????????????????????????????????????????????????????????????????????????????????????????????????????????? ????????????? ????????????????? ????????????????????????????????????????? ?????????????????????????????????????????????????????????? ???????????????????????????????????????????????????????? ??????????????????????????????????????????????????????????????????????????????????? ???????????????????????? ??????????????????????????????????????????????????????????????????????????????????????????????????????????????????????????????????????????????????????????????? ????????????????????????????????????????????????????????????????????????????????????????????????????????????????????????????????????????????????????????????????????????? ???????????????????? ???????????????????????????????????(????)???????????????????????????????????????? ?????????????????????????????????????????????????????????????????????????????????????????????????????????????????????????????????????????????????????????????????……”[③]這是土虎年,也即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第穆呼圖克圖的一份奏折,目的是為了讓章嘉呼圖克圖在找到第七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前留在西藏。該檔案全文語言流暢、自然、地道,行文樸實簡明,具備一定的時代性、民族性,較之漢文同一時期的語言風格更顯得通俗,語句較長。我們知道,藏語歷史上經歷過三次大的文字厘定工作,到甘丹頗章政權時期,其文字語言表達方式已經漸趨現代語言,古奧、艱澀或者難懂的語句較少,整體通俗,綜合體現格魯教派教義成為當時的時代潮流和社會風尚。以下是筆者盡量保持原文特點,遵循以上介紹的譯入語的語言表達風格和時代特色對此例句進行的語言轉換,僅供參考:

統御乾坤,統攝眾生,至尊文殊皇帝赤金蓮仁布欽尊前,卑職持黃教具德諾門罕第穆呼圖克圖,噶倫公班智達公同設香案、合掌望闕跪奏:至尊文殊大皇帝以弘揚黃教,撫育吾西域眾生為懷,為迅即覓得圣金剛持達賴喇嘛仁布欽之轉世真身,為政教事務,特諭遣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蒞臨至此,西域諸僧俗眾生甚為歡忭崇信,鴻恩鴻慈無量。尤為吾小喇嘛第穆呼圖克圖親理勤侍事務,雖謹遵諭旨,衷心勤進,然卑體甚為不便,佛道不深且年少,未曾親理要務,各務似有心力不足之感。茲要事皆可即時求教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卑等皆倍感心安,隆恩無量?!璠④]

(二)保持原文的形式結構

這里的形式結構特指文章的文字整體編排結構,包括標題、起始、正文、結尾和落款的編排格式,以及藏文公文中時而出現的有別與漢文公文的頌偈體等的書寫形式。前者的編排格式在譯文中一般要按原文格式照搬過來,其形式大體與書信格式相當,包括收件人、內容、發件人和時間等,此部分內容曾在“系列之二:正文”中有所介紹,不再贅言。這里主要說明藏文公文中出現的有關頌偈體的翻譯形式。在藏文公文中,這種書寫形式并不多見,但有時在一些特殊公文中仍會遇到諸如此類的史料形式的書寫格式,因此特做一介紹。此處需要說明的是,格式和體例雖然也包括在文體文風中,比如此一時期的藏文公文抬頭格式等,但由于現代的紙張折疊、書寫方式已與以前風格迥異,這些原始載體的檔案在編輯出版時,形式上的這類特色已經不能在出版物中有所體現,在漢文譯文中當然更是無法體現,只能在譯文中標注進行說明。雖然抬頭格式表達一定的內容,在翻譯中不可忽略,但作為形式內容,將作為甘丹頗章政權時期藏文歷史公文檔案的特色另文介紹。

藏文公文大體與漢文公文一樣屬于形散文體,但有時藏文公文會包含有幾種用途,根據利用的目的其文字表達有時會出現散文、間或頌偈體的形式。因此,在譯文中,必須體現原文的這一形式特色,按照原文形式進行編譯,原文是散文的,要譯成散文形式,原文是頌偈體的,仍譯作頌偈體。從語體上說,頌偈體多用書面語,大體從詞匯、語法和修辭三個方面體現出來。詞匯上藻飾詞較多,語法上句子的修飾成分多,修辭上各種修辭格多。由于這種文字形體大多由知識分子所寫,語體上偏重典雅古奧,內容也較含蓄。例如“水羊年關于南部門隅夏尼瑪三措、塔巴八措、章朗河流域、上下絨朗、加倉木謝爾和都邊等地我政府差民掌管的土地、差房、男女屬民情況清查規約綱領之計劃呈文”[⑤]這份檔案。這是1943年噶廈政府特遣要人對西藏南部門隅進行土地、人戶清查后形成的一份報告。這份報告的原文標題是“??????????????????????????????????????? ???????????????? ?????????????????? ???????????????? ????????????????????????????????????????????????????????????????????????????????????????? ??????????????????????????????????????????????????????????????????”[⑥]。從標題上看,這份報告的內容用途頗多,既是計劃呈文、報告,又是清冊。從內容書寫格式上看,它包括標題、頌詞、緒言、正文,運用了史料書寫方法,有別于作為呈文的公文。但從內容上看,其呈文和清冊意義兼容。因此,此處我們將其作為特例,摘抄該報告中頌詞的最后兩組頌偈體做一簡略說明:

……

??????????????????????????????????????

????????????????????????????????????????

??????????????????????????????????????

??????????????????????????????????????

??????????????????????????????????

???????????????????????????????????????

???????????????????????????????????

???????????????????????????????[⑦]

這兩組頌偈體內容除了贊頌,還有提示下文的作用。頌偈體形式每組4行,每行9個字,上下對稱,譯成漢文時也需保留此特色,以漢文傳統詩歌體的形式譯出。這種頌偈體由于文字比較古奧深澀,有的譯者棄而不譯,直接跳入正文,這是不可取的。這種頌偈體一般包含著墨者一定的用意,是刻意之作,也是史料的重要組成部分,譯出、譯準才能保證原文結構的完整和內容的無誤。以下是上例頌偈體的譯文:

……

加持寶藏本續喇嘛者,

賜圣成就本尊加措令。

如實護持空行財天佛,

守護四種功業勿懈怠。

悲憫眾生手持白蓮者,

威滿二規吉祥福報雨。

樂享善居南部門隅者,

房屋土地人役以字列。[⑧]

二、音譯的基本要求

音譯是指把一種語言的語詞用另一種語言中與它發音相同或近似的語音表示出來的翻譯方法。這種譯音的譯語文字的功能一般以指稱為主,不帶有原文詞語自身的涵義,僅僅保留了其語音。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藏文公文檔案翻譯中,需要音譯的范圍一般包括人名、地名、機構、職官、處所、難解詞匯、以及譯入語中沒有的事物等。以上使用譯音方法翻譯的范圍符合一般公文翻譯的通行慣例,是可取的。公文是上級和下級或平級之間的往來文函,其指導思想明確、內容具體、用詞準確,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傳達上下兩級或平級之間相互具體的工作情況,其最基本的要求和重點是注重對發布者思想的“信”,因此,在翻譯中,即使人名、地名等一般都具有某種意義,寓意深刻,具備一定的民族特色和種種的語用意義。但是,在如實表達原義的公文翻譯原則下,譯者不會過多關注其稱謂的內涵,而是以音譯的形式突顯這些名稱的指示和指稱功能,因此,音譯成為譯者在公文稱謂翻譯中多數情況下主要依賴的一種方法,而音譯的一般的前提是要“名從主籍”“地從習俗”等,以約定俗成為其準則,但是,在具體的音譯中,如何具體操作是為關鍵。以下筆者根據自己多年翻譯這一時期公文檔案的經驗,并以翻譯過程中遇到的稱謂詞語為例,簡略談談公文音譯實踐中采納的一般方法:

(一)“名從主籍”是人名音譯翻譯中必須遵循的最基本的原則

也即人名應從姓名主人的母語譯出,并以各自所在民族通用語言的標準語音為準音進行翻譯。在藏文公文人名漢譯中,我們一般以藏語拉薩語的語音作為標準,后加字一般隱去,并選擇通俗的不帶有明確含義的對應漢字進行譯音。比如,“????????????????”一般會譯成“洛桑南杰”,“????????????????”一般會譯成“阿旺次成”等。但是,在具體的檔案翻譯中,這條原則一般只適用于百姓或者小人物,若是歷史人物,這個原則仍要屈從于約定俗成的原則。比如以上兩個名字,前者若是指著名學者、五世達賴喇嘛的經師,那么依照史料記載,此名應譯成“洛桑南木加”。后者若是指八世達賴喇嘛的經師、乾隆所賜諾門罕、一世策默林活佛、清朝公文記載的“噶勒丹錫哷圖薩瑪第巴克什”,也即甘丹赤巴禪師,那么,就應譯成“阿旺楚臣”了。再比如“???????”及其次子、“郡王”“??????????????????”等典型的俗成之名“頗羅鼐”“珠爾默特那木扎勒”等,都遵循此原則。如果不能約定俗成,最好能夠在譯名之后,附注原文,再加注生卒年份以備查。

(二)地名、機構、職官、處所的音譯一般遵從“習俗”的原則

但凡已有約定俗成的,一律從“俗”。即使原來的譯法不大合適,也不能更改。但是,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以上內容中的稱謂的音譯寫法也不盡相同,因此,在音譯中,就必須選擇檔案形成年代的漢語寫法,以體現彼一時期的時代特色。例舉幾個簡單的地名來說明:“?????????”“???????”“???????”等現在通常的譯法或者說漢語寫法是“衛藏”“昌都”“察雅”,但在清朝時期的公文中一般要寫成“烏思藏”“察木多”“乍丫”,因此,音譯就必須采取此一寫法,如若按前者來音譯,也有必要說明它當時的不同寫法。同理,甘丹頗章噶廈政府的機構、職官等音譯也遵循此原則,例如“??????”“????????”“???????”“?????”“????????”“?????????”,當時的相應音譯一般是“商上”“噶布倫”“噶勒丹”“第巴”“商卓特巴”“宗谿”。

(三)檔案文獻相關詞語的漢譯

甘丹頗章時期的藏文檔案中有許多從蒙文、滿文、漢文中音譯過來的相關詞語,這些詞的再次漢譯需要特別說明。作為再次音譯,譯者再不能根據藏文譯詞直接進行漢譯,而是要盡可能轉換成譯入語漢語語境中的原詞或譯法,以與漢文稱謂相統一(漢語譯詞寫法不盡相同,取普遍為例)。在藏文檔案中,這類詞匯不少,以下不分類別,特羅列若干藏文譯詞(藏文音譯寫法不盡相同,具體翻譯理解時需特別注意),供大家參考:

1、源于蒙語和滿語的:???? ?????????? ?????????? ???? ???????? ?????? ?????? ?????? ???????????……,應依次轉譯成漢語寫法:達賴、諾門罕、呼圖克圖、札薩克、臺吉、貝勒、貝子、按班、筆貼式……。

2、源于漢語的:??????? ??????? ???????????? ????????? ????????????? ???????????? ????????????? ???????? ??????? ????? ???????? ??????????? ????????? ??????? ?????? ???????? ???????……,應依次轉譯成漢語寫法:皇帝、帝師、大國師、大司徒、工布尚書、恭親王、醇親王、都統、總督、公、侍郎、宣慰司、中堂、軍機、衙門、賞需、拜謁……。以及??????????? ??????? ???????? ?????????等依次為清朝皇帝雍正、順治、同治、宣統的音譯。

(四)難解詞匯翻譯注意事項

此外,難解詞匯和譯入語中沒有的事物一般也采取音譯,這是檔案音譯中采取的一種常用的方法,但須做注說明。加注是為了讓讀者清楚該詞系音譯,以免產生歧義,或者譯者可在譯注中提出自己的推測,以便讀者參考。對于譯入語中沒有的事物的音譯,譯者還可以在譯注中說明該事物的性質、用途、形態,將它的民族性和文化蘊意介紹給譯入語讀者,以便理解。

三、語境的基本要求

語境,顧名思義就是言語環境,通俗地說就是說話時所處的環境,它既包括語言因素,也包括非語言因素。作為公文檔案的語境則是指特定話語結構表達某種特定意義時所依賴的各種表現為言辭的上下文,也即包括時間、空間、情景、對象、話語前提等在內的與語詞使用有關的各種言語因素,這些言語因素直接影響和制約著公文話語語義形式的組合及語體風格等,是公文用語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區分行文關系、尊卑貴賤、上下等級等關系的主要依據。在具體簽發公文時,公文發布者通常會使用與本次公文簽發的目的相關的包括時間、空間、情景、對象等在內的一些特定的語詞來體現其言語因素,從而達到表明其身份并充分表達其意圖的作用。因此,了解這類特定的語詞對于譯者來說是如實表達原文語境的關鍵所在。

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藏文公文檔案中體現這種言語因素的語詞龐雜,這種語詞雖非特定,但成為公文中把握語境的習用語詞。從總體上看,這種語詞并不復雜,雖然對于歷史公文言語,我們不一定掌握得非常準確,但多了解這類公文用語是很有必要的。這類語詞體現了發文者與受文者之間的各種關系,多數通常會使用在公文的開頭、結尾以及事由、引敘、申論等起承轉合之處。以引敘來文來說,上級來文用????????? ???????? (奉、等因、奉此)等語,平級機關來文用????????? ???????? ????????? (咨、給、準)等語,下級或百姓來文用??????? ????????? ???? (據、呈)等語。又如公文中的稱謂,稱上級用????????? (大、憲)等語,稱下級用????? ????????? ????????? (該、爾)等語,平級之間稱對方為???? ????????? ???????? (貴)而自稱???? (敝),下級或百姓則自稱???? ????????? ???????? (卑、臣、奴才、小的)等語。在下行文和平行文中,這種習用語詞相對簡單。在平行文中,表行文關系的一般多用表中性的詞,少有帶褒義或貶義的情感詞。此外,由于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公文書寫語言以拉薩語為主,因此,公文中通常會出現拉薩話語中普遍運用的敬語。比如“????”“?????”“?????”,也即“走”“坐”“說”等的敬語時不時會在平行者之間的話語中出現。這就需要譯者聯系上下文,拋開字面意義,從語言文化背景的角度去分析理解行文雙方的尊卑貴賤了。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藏文公文檔案中體現語詞龐雜的主要是上行文。這種類型的公文中,發文者通常以卑微的自我角色定位運用特定的言辭極盡其對上級的尊崇和仰賴之意。例如寫在受文者稱呼后的語詞一般有???????? ??????? ?????????? ?????????????? ???????等,相當于“足下”“陛下”“閣下”“膝下”等;寫在發文者稱呼后的語詞一般有????? ??????? ????????? ??????????????? ??????? ??????? ???????? ?????????等,都含有“茲陳者”“敬啟者”“敬稟者”等義;寫在末尾結束語中體現祝愿性或期望祈求性的詞語一般多用“??????(??????????)……????????????????????????”“??????????????????????????????(????????????????)”“????????????????????????????????????(?????????????????????)”等,相當于漢文的“萬能”“萬祈”等義;落款日期一般與隨信禮品前后呼應,標出形式為“????????……??????????????????????????”“????????……??????????????????”“???????????????????……?????????????????????????????(??????? ????????? ?????????)”等,相當于漢文中的“吉日隨函敬獻禮品”“敬呈”等義。

此外,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藏文公文從用語上看整體樸實、明快,一般言簡意賅,現實主義風格明顯。公文大體采納敘議結合的寫作手法,有的訴訟型公文中人物、情節、對話等齊全,具有一定的可讀性。有的下級呈文甚至極盡奢華語詞,以表達其對上級的尊崇,同時展現自己的文采。要想如實譯出此類公文的語境,就不是僅僅懂得相關用語就能了事了,而是需要譯者具備一定的藏文語言、辭藻等水平,懂得一定的藏文檔案基本知識,懂得藏文相關引據詞語及其含義,分析語詞時上下聯系,重視語言的社會功能和文化差異,更多地從社會文化的多角度、多層面地考察研究相關語詞及其運用,才能在理解上應對自如,翻譯時也才能得心應手。以下列出一篇乾隆四十五年,也即1780年恰佐為了進京祝禱皇帝60大壽沿途所需馱畜馬匹事呈噶倫的公文,以饗讀者(由于篇幅,摘抄部分)。此文以書信體的形式將恰佐的謙卑、感恩、以及對噶倫的尊崇等語境表達到了極點。讀來優美、順暢、高貴,句法上疊床架屋,不乏長句、復雜句。

例如:?????????????????????????????????????????????????????????????????????????????????????? ????? ??????????????????????????????????????????????????????????????????????????????????????????????????? ????????????????????????????????????????????????????????????????????????????????????????????????????????????????????? ??????????????????????????????????????????????????????????????????????????????????????????????????????????? ???????? ……?????????????????????????????????????????????????????????????????????????????????????? ?????????????????????????????????????????????????????????????????????????????? ????????????????????????????????????????????????????????????????????????? ?????????????????? ?????????????????????????????????????? ????????????????[⑨]

了解了藏文公文的這類把握語境的關鍵語詞和檔案用語和表達特色之后,譯者通常還需要了解清朝時期漢文公文檔案的這類語詞。漢文公文中的這類用語同樣起到了“結構”和“原料”的作用,并貫穿于公文的開首、事由、引敘、申論、承轉、歸結、請求、命令、結尾等各個方面。因此,只有充分了解與藏文公文原文語詞相對的漢文公文用語,才能如實體現原文語境。如果譯者對于譯文語言中的語境用語缺乏了解,譯文同樣會變得語不對意、言語不通、不便閱讀等,從而使讀者不能清楚地判斷公文種類,致使引證錯誤等。清朝等級制度十分嚴格,官府和百姓、皇帝和官僚、上級和下級分別屬于不同等級,這種等級制度深刻地反映到公文文書上來。歷代的漢文公文正是通過與諸如以上提到的藏文公文習用語詞相對的種種繁雜的用語來體現行文者或受文者之間的上下關系和尊卑貴賤的。就常用術語而言,有“案準”“欽此欽遵”“等因奉此”之類,僅僅用于歷史公文中。就習慣套語來說,常由各種術語、特殊詞語組成許多公式性套語,用于特定的場合,如“案奉某上級來文內開:……等因;奉此,正遵辦間,又準貴署函同前因”“奉上諭:欽此……,遵旨寄信前來”。有的意義十分特殊,僅用于歷史公文中的如“須至……者”“肅此具稟”“致干未便”等語。歸結語一般用“茲奉前因”“案準前由”“茲據前情”等語,并過渡到公文結尾處的歸結段和請求“命令”段。因此,譯者應根據藏文原文需要合理運用此類用語。

此外,甘丹頗章政權時期的公文用語中,除了以上一些公文習用語詞外,涉及到的相關學科和知識范圍廣泛,尤其是佛教知識、甘丹頗章政權制度、藏族歷史學、語言文字學等方面的內容更是普遍。想要如實反映原文語境,譯者了解此類相關文化知識是有必要的。諸如藏語言文字中普遍存在的“縮略”寫法,以及檔案書寫一般采取的草體形式,都需要譯者有所了解。比如“?????????”“?????????”“????????”等的縮寫形式“?????”“?????”“????”等;而草體形式的書寫方式等就要求譯者多看、多了解、多熟悉。再者,有些普通的詞匯在公文中具有特定的意義,這些也需要譯者加以了解,如“?????”“??????”“??????”等,從字面上理解指的是“圣”或“上”、以及“人主”“足蓮”等,但在公文中,前者通常指“達賴喇嘛”,后兩者指“噶倫”等。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藏文世俗法規古文獻整理與研究”(項目批準號:14ZDB110)的階段性成果。

——————————————————————

[參考書目]

[1]多杰才旦.元以來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系史料匯編:清代[M].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4.

[2]梁毓階.檔案史料編纂學[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1990.

[3]許鈞,穆雷.翻譯學概論[M].上海:譯林出版社,2009.

[4]賀文宣.藏漢翻譯教程[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1995.

[①] 引自《元以來中央與西藏地方政府檔案史料選編》第3冊,833號檔案;第612頁。

[②] 同上。

[③] 摘自《西藏檔案》雜志2011年第2期,第12頁。

[④] 筆者附譯,僅供參考。

[⑤] 摘自《水羊清冊》譯本,待出版。

[⑥] 摘自《水羊清冊》原件。

[⑦] 摘自《水羊清冊》原件。

[⑧] 摘自《水羊清冊》譯本,待出版。

[⑨] 摘自《西藏檔案》雜志2011年第2期,第16頁。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日本欧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