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

【我是藏研人】肖杰:作為一名藏研人的驕傲和自豪

發布時間:2021-06-03 15:55:00 | 來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作者:肖杰 | 責任編輯:

肖杰~1.jpg

藏研中心是中國藏學研究的“國家隊”,是在全世界藏學研究領域享譽多年的學術重鎮。成立35年以來,藏研中心以“兩個服務”為宗旨,切實履行藏學機構服務黨和國家大局和現實工作需要的職責使命。藏研中心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逐步成長為肩負學術研究、政策研究、文化展示、信息交流、文獻資源儲備、人才培養等復合職能的綜合性研究機構,成為當之無愧的“世界上最大的綜合性藏學學術機構”。從《大藏經》對勘項目、《西藏通史》、《中華大典·藏文卷》到數以千計的各類各項研究報告,這些都構成了藏研中心在藏學研究領域和涉藏工作領域的一張張響當當的名片。今天,藏研中心更是以建設國家涉藏高端智庫為引領,在全方位加強自身建設的基礎上,積極牽頭協調全國藏學研究,構建國際藏學研究統一戰線,進一步發揮了涉藏領域資政啟民、文化交流等一系列作用??梢哉f,在過去的35年時間里,藏研中心將自己深深嵌入黨和國家的涉藏工作大局中,嵌入西藏和涉藏工作重點省的實際工作中,嵌入世界藏學研究的前沿學術活動中。我們有理由為身為一名藏研人感到由衷的驕傲和自豪。

我2007年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后進入藏研中心工作。今年是我在中心工作的第15個年頭。進入中心以來,我一直在當代研究所工作。我大學時學的專業是國際政治學,可以說之前對藏學毫無了解。在當代所歷任所領導和各位老師、同事的關心幫助下,我從最基礎的藏學入門讀物開始學習,有幸參加了大量高層次學術和文化交流活動,逐漸開始對涉藏政治問題特別是涉外事務研究有了一些基本的、粗淺的認識??梢哉f,我是站在當代所集體努力的肩膀上推進個人學術上的原始積累。

當代所主要研究涉藏政治問題和國外藏學,是整個藏研中心內部承擔涉藏智庫功能的重要部門之一。從2000年正式建所以來,當代研究所圍繞3個研究方向,承擔了大量研究課題和研究任務,在藏學當代政治研究領域取得了基礎研究和現實應用研究的豐碩成果,為黨和國家涉藏工作提供了相關的智力支持和理論服務,為履行藏研中心“兩個服務”的宗旨做出了一定的貢獻。我們先后承擔了涉及國內國際的一系列中心重大科研項目,深化了對于黨的治藏方略的認識。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當代所將以中心黨組關于涉藏高端智庫建設的一系列規劃和要求為遵循,切實加強自身建設,緊盯事關黨和國家涉藏工作大局的重要問題和前沿動態,為上級領導和有關部門了解情況、掌握趨勢、謀劃工作發揮應有的參謀助手作用。

回顧過去的35年,中國和整個世界都發生了深刻變化。35年前,全國各行各業都強調要“和世界接軌”,今天我們更強調身處百年變局,要堅定“四個自信”,要貢獻“中國智慧、中國方案”。過去我們對美西方是仰視,現在更多是平視,甚至越來越認為“美國出問題了,西方社會生病了”。這種變化除了反映了中外實力結構的變化以外,其實更多也反映了中國對自身主體地位認知的變化,而這背后也是一代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努力的結果。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社會大變革的時代,一定是哲學社會科學大發展的時代。當代中國正經歷著我國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在進行著人類歷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這種前無古人的偉大實踐,必將給理論創造、學術繁榮提供強大動力和廣闊空間?!辈貙W研究作為哲學社會科學的重要分支,也面臨同樣的發展前景和時代提出的任務要求。黨和國家的涉藏工作布局,西藏和涉藏工作重點省鮮活的發展實踐構成了我們堅實的研究基礎,中央關于涉藏高端智庫建設的新要求構成了我們進一步發展的強勁動力。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在中央有關部門的關心指導下,藏研中心必將行穩致遠,創造下一個35年的新輝煌。

(肖杰,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當代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日本欧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