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

【我是藏研人】索南多杰:方寸之間,盡顯藏學之美—記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圖書館發展歷程

發布時間:2021-06-04 15:35:00 | 來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作者:索南多杰 | 責任編輯:

索南多杰~1.jpg

阿根廷詩人博爾赫斯曾在《關于天賜的詩》中寫道:“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設想,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钡拇_,圖書館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之一,她是知識的海洋,是思想的沃土,是人類學習的圣地,她滋養著人們的精神,用書籍照亮世界,賜予人類思想和智慧。

圖書館是一個國家文化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也是彰顯一所大學和科研機構學術氛圍的重要標簽。位于北四環的藏研圖書館是我國藏學研究領域的一家專業圖書館,她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歷時35載,跟隨中心的腳步慢慢成長。1986年5月20日,藏研中心在北京成立。中心成立之初便設立了數個研究所,其中文獻資料研究所是圖書館的前身,其主要任務是根據中心科研工作和課題需求,及時收集、整理和研究各種文獻資料,服務于中心藏學科學研究工作。

1991年10月,中心原文獻資料研究所更名為圖書館。當年隨單位從空軍總院遷入住宅總公司,此時已積累了3萬余冊文獻資料。1994年,中心科研樓竣工后從住宅總公司搬到自己的“新家”。圖書館先后經歷了3次搬家,每當老職工們談及這段歷史時,她們感慨萬千,說“每次搬家,大家都齊心協力,不辭辛勞,扛圖書、背書架,像搬自己家一樣親力親為”。正是她們這一代的人的堅持不懈、任勞任怨,圖書館才有了現在的規模和成就。

image.png

圖書館曾內設圖書館、聲像室、檔案室、網站等部門,后調整為文獻采編部、典藏服務部、綜合服務部等3個部門。圖書館跟隨著中心腳步逐步茁壯成長,在發展歷程中,既遵循傳統,又與時俱進。從成立之初起,就為建設藏學文獻信息中心的目標努力,收集各種介質的文獻資料,至今收集館藏藏學漢、藏、外文圖書11萬余冊;藏文古籍400余函(冊);藏文長條書4500余函(冊);報刊雜志約2.2萬余份,以及拓片、梵文貝葉經復制件、大量涉藏音視品、圖片等資料。同時,適應信息化和網絡化發展潮流,收集了各種藏文古籍數字化文檔等學術資料。在藏文古籍編目方面,結合傳統編目方法,自創了一套藏文古籍編目方案,并使用“圖書館集成管理系統”管理所有文獻,在藏學圖書館中邁出了文獻信息化管理的第一步。

自成立以來,圖書館得到了社會各界的支持,先后有于道泉、柳陞祺、常鳳玄、康噶·崔臣格桑等一大批藏學專家和社會各界的文獻捐贈,豐富了館藏文獻。在科研方面,圖書館先后與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青海省博物館、西藏社會科學院等單位開展文獻采集合作項目,取得了豐碩成果,為科研工作奠定了良好的文獻資料基礎;與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合作項目《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所存西藏和藏事檔案匯編》大型影印叢書已陸續出版1-50冊,受到學術界廣泛認可與好評。由扎西次仁研究館員主持研發的“珠穆朗瑪系列藏文字體”為古老的藏文文字注入了新的靈魂。目前,在中心的大力支持下,桑丁才仁館長主持編纂《涉藏金石總錄》,致力于發掘、整理全國各地涉藏金石資料,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史料支撐。35年來,圖書館科研人員公開發表或內部出版專著、譯著、論文及知識產權類成果百余部。

image.png

(2009年5月,國際標準藏文冠名為“珠穆朗瑪”體)

建設藏學文獻中心是圖書館的重要職責。近年來,圖書館積極推進以藏學文獻為重點的資料收集、整理、研究和利用工作,推進多文種、多介質、多類型的專業文獻資料實現數字化管理,加快文獻數字化和藏學文獻數據庫建設步伐。為深入貫徹落實“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及時搶救、保護我國藏學漢藏文古籍文獻,發掘西藏自古以來是我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及我國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事實,根據中心建設“文獻中心”等六個中心的目標要求,緊隨信息化、數字化、大數據發展潮流,為中心建設涉藏高端智庫和牽頭協調全國藏學研究提供實際抓手,有效解決藏學文獻資源數據庫建設相對滯后,藏學文獻資源線上獲取困難,提高古籍文獻保護利用效率,經中心批準,承擔了“中國藏學文獻數據資源中心”籌建工作,致力于藏學文獻資源共享。以多種形式宣介中國藏學研究的最新成果,服務藏研中心乃至全國藏學界的科研業務工作。

image.png

(2017年8月21日,中國藏學研究中心藏文文獻資源數據中心成立)

35年來,一代代藏研人嗜書如命、手不釋卷、認真鉆研的精神鑄就了這座藏研人共同的精神家園。35年的發展歷程,是藏研中心發展的縮影,更是改革開放后我國藏學事業蓬勃發展、西藏文化事業繁榮發展的見證。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中心成立35周年,又恰逢建黨一百周年,一切機緣巧合、意義非凡。正因為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西藏工作、關心西藏各族人民,大力推動西藏和其他涉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不斷豐富發展黨的治藏方略,西藏文化和藏學研究才有了今天繁榮發展的局面。欣逢盛世,作為圖書館的一員,不忘初心使命,立足本職工作,發揚藏研人精神、甘坐冷板凳、埋頭苦干,為建設“藏學文獻中心”盡一份綿薄之力,用實際行動服務黨和國家的藏學事業。

(作者:索南多杰(?。?,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圖書館)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日本欧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