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

【周末書薦】百戰歸來再著書

發布時間:2022-04-10 09:26:43 | 來源: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作者:劉偉 | 責任編輯:劉懌藝

《從泰山到珠峰——陰法唐回憶錄》陰法唐著中國藏學出版社

讀書者說

壬寅年前夕,李國柱阿姨打來電話,讓我去大拐棒胡同取書,是百歲將軍陰法唐新近出版的《從泰山到珠峰——陰法唐回憶錄》。辛丑上半年,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紀念活動之際,已給我寄來了《陰法唐西藏工作文集》上下卷。當時,我正在寫有關“西藏和平解放與十七條協議”的文章?!蛾幏ㄌ莆鞑毓ぷ魑募分猩婕暗囊恍┦穼?,正好是解讀那段歷史的一個佐證。

我是陰法唐書記的晚輩,是地道的“藏二代”。我的父親是西藏和平解放之后第一批進藏的地方干部,參與西藏第一所中學——拉薩中學的創建。20世紀80年代,他在拉薩中學校長任上,時任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的陰法唐曾到拉薩中學視察,他們有所接觸。我先后在西藏人民廣播電臺、人民日報駐西藏記者站、新華社西藏分社當過記者,與陰法唐書記有過工作上的接觸,較之父輩更熟悉一些。

翻開沉甸甸的《從泰山到珠峰——陰法唐回憶錄》,歷史的風云撲面而來,尤其是涉及西藏的內容,是那么的熟悉,可謂波瀾壯闊、驚心動魄。

陰法唐書記在書中開篇就謙虛地寫道:“夕陽紅似火,回首未蹉跎?!稄奶┥降街榉濉幏ㄌ苹貞涗洝愤@一小作,實際上是我一生的大事紀錄,即回憶文章?!标幏ㄌ茝纳綎|八路軍戰士到參與淮海戰役、渡江戰役、進軍大西南、解放西藏、對印自衛反擊戰,再到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三個大軍區的領導,最后在“二炮”副政委任上以中將銜離休,革命工作80余年。這樣的“小作”,沒有非凡的經歷是作不出來的。泰山為中華五岳之首,珠穆朗瑪峰是地球最高峰,其地域跨度之大,是陰法唐革命生涯的寫照,其山峰聳立之高,是陰法唐品格之寫照。更令人敬佩的是,此回憶錄是陰法唐92歲高齡時,才開始寫作,歷時8年成書,他在序中寫道:“我的一生中,在西藏工作的時間最長,走的路最多,吃的苦最多,做的工作最多,與群眾接觸最多,扶持培養的人、團結教育的人、爭取改造的人也最多,與國內外敵對勢力的斗爭特別是與達賴集團的斗爭用的功夫也最大?!边@幾個“最”,令我肅然起敬。我想起早在2000年,由陰法唐主持并任編委會主任的《解放西藏史》一書的編撰工作啟動,許多曾在西藏工作過的老同志參與編寫,歷時7年成書,為西藏的革命與建設留下一部歷史巨著。古人有聯:千秋邈矣獨留我,百戰歸來再讀書。陰法唐將軍百戰歸來再著書,其軍人的勇氣留在部隊,其治藏的經驗留與高原,其勤奮的精神留與后人,其豐富的史料留與史家。

1982年10月24日,陰法唐在那曲中學查看學生作業

縱觀陰法唐80余年的革命生涯,其中最放光彩的是在西藏期間,即使是離開西藏,仍然情系高原。本著西藏要發展,人才很關鍵的想法,1998年陰法唐離休以后,還將自己的結余在西藏設立了“陰法唐西藏江孜教育基金”,爾后擴大為“陰法唐西藏教育基金”。無論是西藏的穩定還是經濟建設,陰法唐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他參與領導和主政期間,能夠實事求是地貫徹中央精神,許多做法,成為治理西藏的寶貴經驗,至今產生著積極的作用并有著重大影響。我歸結有以下幾個亮點。

解放西藏,以戰促和

在大陸即將全境獲得解放之際,黨中央確定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針。盡管中央和各界人士不斷呼吁西藏地方與中央和談,但西藏上層分裂勢力卻不自量力,決心以武力抵抗,在川藏邊界金沙江以西的西藏重鎮昌都沿線,部署了近8000藏軍和地方武裝,企圖阻止解放軍進藏。然而他們面對的是能征善戰的二野主力十八軍。昌都戰役是祖國大陸統一的最后一役,十八軍貫徹中央以戰促和的精神,以威懾為主,做出“正面進擊、迂回包圍”的部署。時任十八軍52師副政委的陰法唐率154團與一野青海騎兵支隊匯合,從青海玉樹到西藏恩貢,翻雪山,穿草原,千里大迂回,兜住藏軍主力后撤拉薩的退路,迫使其主力就地放下武器,減少了戰役傷亡,實現了黨中央“以戰促和”的戰略意圖。西藏和平解放的大門得以順利打開。

長期建藏,邊疆為家

進軍西藏,原本有部隊“三年一換”的打算。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簽訂和平解放西藏“十七協議”以后,面對西藏黑暗、落后、野蠻的封建農奴制社會,復雜的地方政治宗教形勢,以及漫長的邊境線等狀況,中央駐藏代表張經武、十八軍軍長張國華、政委譚冠三等領導從國家大局出發,適時提出“長期建藏,邊疆為家”的設想。陰法唐是積極的支持者和推行者,他在團營連三級干部研究班上提出,“我們進軍西藏解放西藏的目的就是要建設西藏,不進行建設,人民的生活還是不能改善,政治上的民主還是難以達到,國防也不能鞏固。所以我們必須樹立‘長期建藏’思想,做什么都要從百年大計著想。在西藏建設,更得要有長期建設的思想”。

實事求是,主政西藏

1980年3月,陰法唐由濟南軍區副政委任上調任西藏自治區黨委代理第一書記(兼任原成都軍區副政委、西藏軍區第一政委),同年底,正式任第一書記。這是陰法唐離開西藏10年以后,第二次進藏工作,并且是擔任主要的黨政軍領導。

當時的西藏經歷了“文革”,可謂百廢待舉。陰法唐率領自治區黨委一班人,堅決落實中央精神,撥亂反正,將經濟社會處于發展低谷的西藏帶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正確道路上。

1983年3月,中央成立西藏發展咨詢小組,為西藏經濟發展提供決策參考,同時動員全國支援西藏。黨中央根據西藏自治區黨委提出的各方面需求,決定由北京、上海等九省市幫助西藏建設43項工程。涵蓋公路、水電站、農畜產品加工廠、賓館、醫院、電影院、群藝館等?!?3項工程”是中央支援西藏的“金鑰匙”工程,急西藏發展之所需,補西藏群眾之所求,極大地提升了西藏經濟社會現代化程度。同年,為了彌補西藏各方面人才缺乏的現狀,陰法唐親自動筆撰寫了《青年人到西部去》,發表在《中國青年報》,文章鼓勵內地大中專學生自愿進藏。他激情洋溢地寫道,“歡迎各地有志向有知識的青年到西藏來,歡迎祖國人民培養起來的優秀兒女到西藏來。在西藏廣袤的大地上,你們的聰明才智將會得到最充分的發揮,青春的火焰將會放射出更加奪目的光彩。西藏也會因你們的開發建設而更加繁榮昌盛?!边@篇文章,全文收入陰法唐回憶錄一書。的確,20世紀80年代,一批批大中專學生志愿進藏,極大地促進了民族團結、提升了經濟建設水平,繁榮了民族優秀的文化藝術,給新西藏建設帶來活力,在西藏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推動青藏鐵路建設

2001年6月,我以新華社西藏分社社長身份列席了中央召開的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中央決定在西藏投入300多億元,建設117個項目。27日會議結束后,我專程趕到陰法唐家中,向他匯報喜訊:青藏鐵路格爾木至拉薩段將于29日正式動工。陰法唐留我簡餐,他興奮地回顧了西藏歷屆領導班子推動青藏鐵路建設做出的一些努力。實際上,早在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方略》中,就提到要修建青藏鐵路。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主席也多次提到要修建青藏鐵路,鐵路要通到拉薩。青藏鐵路一期工程于1958年開始修建,最初一段是從青海的西寧到柴達木盆地的格爾木,全長800多公里,穿越綿延的昆侖山脈、荒涼的戈壁和茫茫鹽湖,斷斷續續歷時26年(其中文革10余年停滯),于1984年通車。

修建青藏鐵路是歷屆西藏自治區領導班子的愿望,陰法唐那天與我談到,1981年他參加中央工作會議,其間曾專門匯報工作,提到修建青藏鐵路對樹立祖國觀、克服離心傾向和“西藏沒有鐵路要盡快讓群眾富裕起來就很難”等想法。1982年,西藏自治區黨委正式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修建青藏鐵路的報告。他談到,1983年在北戴河休養期間,受到鄧小平同志專門接見,陰法唐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匯報了修建進藏鐵路的設想。那天,就在沙灘邊,小平同志問得很詳細,里程、投資,進藏線路,甚至鹽湖、凍土地帶有什么影響都詢問到。最后小平同志肯定地說,現在看來,還是修青藏鐵路好。

此后,陰法唐雖然任“二炮”副政委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凡有機會都要向中央有關部門領導提出修建青藏鐵路建議,并先后在1995年、2000年兩次向胡錦濤、江澤民同志匯報修建青藏鐵路的建議。青藏鐵路修建期間,2004年9月,時年82歲的陰法唐夫婦乘汽車,沿青藏鐵路修建路線進藏,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通車到拉薩,次日,他們還專程坐火車由西寧進藏,圓了幾十年的青藏鐵路夢。

1990年,陰法唐乘汽車從青藏公路赴西藏,途中和群眾收割青稞

值得一提的是,陰法唐夫人李國柱,是當年徒步千里進藏的女兵。兩人在進藏期間產生友誼和愛情,一路走來,相濡以沫。2001年是昌都解放50周年,陰法唐夫婦飛到拉薩,再去昌都參加有關紀念活動。那年9月,我專門邀請他們夫婦到新華社西藏分社做客。因為,昌都解放50周年,也是新華社西藏分社成立50周年。當年十八軍進軍西藏時,新華社十八軍支社的方德、林田等幾個隨軍記者,就在昌都一個藏胞的家里,奉命成立了新華社西藏分社。從那時起,陰法唐同志就與新華社記者建立了親密的感情。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2022年04月07日第11版,作者劉偉,系光明日報原副總編輯。本文圖片均選自《從泰山到珠峰—陰法唐回憶錄》)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日本欧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