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

【活佛轉世】活佛轉世的制度化和達賴、班禪兩大活佛轉世系統的形成

發布時間:2022-04-16 10:14:00 | 來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作者:?王堯 | 責任編輯:

王堯(1928.3-2015.12),男,漢族,江蘇漣水人。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藏學研究院名譽院長,中央文史館館員,著名藏學家、民族史學家,北京大學兼職教授,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特邀研究員,波恩大學《藏文歷史文獻》刊編委(1981年起)。

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制度經過幾輩人的努力,取得成功,受到人們的歡迎,都松欽巴、噶瑪拔希、攘迥多吉、乳必多吉,一輩一輩積累,這就叫名人效應。當時在西藏地區很有聲望的人,人雖然死了,但靈魂沒有死,他還繼續轉世,繼續為人們服務,大家也擁護他。這種名人效應帶來的效果刺激了其他教派,別的教派紛紛跟進,寧瑪派、薩迦派跟進最有成效,而把它程式化、制度化、規范化的是格魯派。

為什么是格魯派加以制度化?

為什么格魯派對這個制度這么積極,接受得這么徹底,而且接受過來以后加以制度化呢?因為薩迦派是靠家族傳承,父子、叔侄相傳,他們只是在名義上加一個轉世活佛的名號而已,未做更多的努力;寧瑪派也是家庭傳教,也不急于找一個轉世活佛來撐門面。

但格魯派與噶瑪噶舉派有相似之處,都是從民間起來的。宗喀巴大師就是從民間起來的,他是安多人,不是前后藏人,歷史上前后藏人對安多人有地方上的歧視,認為拉薩話是官話(dpon-skad),安多話和康區方言是乞丐的話(sprang-skad)。宗喀巴恰恰就是講安多話的人,有口音,又窮,而且據說還吃大蒜,他自己在社會上爭得一片天地,宣傳他的戒律、他的著作和學術成就,在西藏打下一片江山。他的弟子、傳人對于他的事業繼承、團隊向前推進有他們的想法,所以格魯派最能夠接受活佛轉世制度,將這個精神繼續下來。格魯派和其他教派不同,在接受的同時也有改進。

如何指認轉世活佛?

以前指認一個轉世活佛,沒有什么繁復的手續,最多只是去世活佛身邊的人討論一下,舉出去世活佛的一些表現,然后根據這些表現或者留下的遺囑,或者留下的一首詩,——遺囑也好,詩也好,都是不明確說的,這就是在宗教學上一個很重要的原理,假若說出來了,可能就沒有什么效果,一定要是模棱兩可、可以讓人猜的東西。假若用不著猜,有一定的科學道理和常識,就用不上了,所以要似是而非,制造懸念,懸念是最能引人注意的目標,所以后來的遺囑基本上是一種懸念。我認為這件事基本上要從社會需要、社會的眼光來看。

為什么活佛制度推廣得那么快?

人們心悅誠服,對于活佛的尊敬、禮貌,是以前佛教界領袖達不到的。這就是幾次提到佛教要藏族本土化過程中的一點。因為佛教傳入西藏幾百年后,到了14、15世紀,藏族人有了這種需要,佛教中的佛、菩薩都是外國人,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文殊菩薩等都是印度人,他們感覺到這些菩薩說話也不懂,我們的困難他未必知道,有一些要求他們不一定能聽到,就希望菩薩里有本地的人。漢人也有這種心理,如漢人把菩薩接進來以后,就給菩薩分道場,四大菩薩四大道場。藏人進一步要求西藏化,就把有成就的法師作為活佛轉世,一輩一輩轉下來。

達賴、班禪兩大活佛轉世系統的形成

宗喀巴大師在世時沒有宣布他是活佛,至今沒有人敢宣布是宗喀巴大師的轉世,這說明有一定的界限,也和人們對他的尊重有關。后來他的弟子們開始轉世,達賴喇嘛是從第三世索南嘉措開始轉世的,前兩輩是追認;班禪系統也是如此。班禪大師從第四輩羅桑卻吉堅贊開始轉世,他很英明,策略也高明,所以能在明朝快要滅亡時,走先一步,和西藏宗教的幾位代表人——五世達賴、固始汗組成代表團,繞過蒙古到東北去找滿洲人,去和他們建立聯盟,后來叫滿蒙藏聯盟。滿洲入關以前這個聯盟已經建立,后來他被封為班欽(大班智達),意思是“大學者”,是有道理的。這樣的事情表現出來,就增加了他的威信,班禪一代一代相傳。

活佛轉世制度的功用

在西藏地區,一個教團就形成一個財團,有奴隸、牧場,需要保持并擴大,并且不能把擴大的權力流失,而活佛轉世制度使宗教財產不至于流失,教法不至于斷檔,能夠繼續嚴格的經學教育,教務繼續向前發展?;罘疝D世制度一直延續到現在。

在歷史上的高峰時期,西藏、蒙古地區曾經共約有兩千位活佛。

藏傳佛教認為,達賴是觀世音的化身,班禪是阿彌陀佛的化身,但至今沒有釋迦牟尼的化身。

觀音菩薩是印度人,早期造像有胡子,是男性,到內地后逐漸女性化,這是中國社會的要求,不僅女性化,而且還美化。觀音菩薩是圓通大士,隨人們的需要而變化,人們需要什么樣子就是什么樣子,需要男相就男相,需要女相就女相,在西藏還有金剛相——是密教的本尊,要對付妖魔鬼怪,所以顯示出威猛相。隨緣現相,內地的廟叫圓通寺的,就是主供觀音菩薩。有幾部經典宣傳觀音菩薩的功德是很深入人心的,如《妙法蓮華經·普門品》,對觀音菩薩的威力、功德宣傳很深入人心,所以人們希望得到她的保佑和幫助。

阿彌陀佛就是無量光佛、無量壽佛,他是未來世界的主持,他使人們對于未來世界寄予無窮的希望。

活佛既然成為藏傳佛教的一個特有制度,其地位就凸現出來,出現了很多學者型活佛,他可以繼承前世活佛的書籍,這可不是件一般的事,因為西藏地區收集書籍不是很方便,活佛利用這種地位就可以多做許多事情。

【摘編自王堯先生著作《走近藏傳佛教》(中華書局2013年出版)的“活佛轉世制度”部分】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日本欧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