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

【活佛轉世】王權高于教權——歷代中央政府對活佛轉世的支持

發布時間:2022-04-23 10:08:00 | 來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作者:?王堯 | 責任編輯:

王堯(1928.3-2015.12),男,漢族,江蘇漣水人。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藏學研究院名譽院長,中央文史館館員,著名藏學家、民族史學家,北京大學兼職教授,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特邀研究員,波恩大學《藏文歷史文獻》刊編委(1981年起)。

從歷史上就可以看出活佛轉世制度是自然發展的需要,歷代中央政府都加以支持,明清兩朝朝廷的大力支持、宣傳和推舉,使活佛轉世制度達到新的高峰,清朝尤甚。

乾隆帝學習藏文

清朝乾隆皇帝很有作為,對學習語言也很有興趣,他的母語為滿語,又學習并精通了漢語、蒙語。他知道中國是多民族國家,不愿事事通過翻譯轉達,想直接和少數民族對話,于是師從章嘉活佛學習藏文,章嘉活佛成為他在了解藏族事務、藏族宗教以及藏語方面的老師。章嘉活佛是青海人,郭隆寺(后更名佑寧寺,在今互助縣)有三大活佛,稱為“尼達噶松”(nyi-zla-skar-gsum),即“日月星三活佛”,章嘉活佛就是其中之一。他后來又學習了維語,因為當時新疆事務也不少。乾隆帝在位期間由朝廷主持出了幾本多語種的大書,一是《五體清文鑒》,五體是滿、蒙、漢、藏、維,五種語言對照詞匯,分九十幾個門類;二是《西域同文志》,同文者,即用幾種語言共同標注一個地名,書中將西部地區的地名用幾種文字標注出來。如珠穆朗瑪峰,世界第一高峰,至今很多外國人還頑固地稱為Everest峰,Everest是印度測量局的局長,宣稱他在西藏發現了一個高峰,所以就叫Everest峰,后來中國人在《西域同文志》中發現,這個地方標為“jo-mo-glang-ma”(珠穆朗瑪),證明這個地方是中國人最早發現的,而且有文獻記載的名稱是“jo-mo-glang-ma”,所以1952年中國政府就將其正名為珠穆朗瑪峰。

乾隆帝僧裝像

乾隆帝對藏傳佛教的兩種態度

乾隆皇帝在文化上做了許多事,但他的智慧有點怪。一方面他對藏傳佛教非常崇拜、非常信仰,現在北京故宮有幾個殿是他修藏傳佛教密法的密殿,其中的雨花閣,共四層,是乾隆帝修事、行、瑜珈、無上瑜珈四個步驟的殿,這個殿里掛的匾牌是用滿、漢、藏三體文字標上去的,殿內供有許多主尊、護法。這個殿“文革”時都封著,現在整理出來了。此外還有好幾個殿,如中正殿,是個大殿,是清朝宮廷藏傳佛教活動的中心,乾隆皇帝的子孫一直都保留這個殿,后來民國時期失火被燒掉了。當時宮里的太監偷這些六品佛樓里的佛像,有些流失到國外,并出有故宮文物專冊,很多外國人都知道。另一方面,他有一篇文章《御制喇嘛說》,刻成碑,放在雍和宮,開宗明義就說“佛本無生,何來轉世”。他不相信轉世,他說釋迦牟尼佛就說根本無生無滅,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何來轉世?但老百姓認為需要轉世,需要一個精神領袖,所以他就從俗,將活佛轉世制度在西藏形成了由朝廷最后控制的制度——金瓶掣簽制度。

雨花閣外景

雨花閣:位于紫禁城內廷外西路春華門內,是宮中數十座佛堂中最大的一處。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乾隆皇帝采納蒙古三世章嘉呼圖克圖的建議,仿照西藏阿里的托林寺壇城殿,在原有明代建筑的基礎上改建成雨花閣。雨花閣為樓閣式建筑,外觀三層,一、二層之間靠北部設有暗層,為“明三暗四”的格局。建筑形制獨特,具有濃郁的藏式佛教建筑風格。雨花閣嚴格按照藏密的事、行、瑜伽、無上瑜伽四部設計,分層供奉各部主尊像,是我國現存最完整的藏密四部神殿,對于研究藏傳佛教具有重要的意義。

清宮六品佛樓:“六品佛樓”之稱源自清宮檔案,系指清代宮廷中一種典型模式的藏傳佛殿。從乾隆二十二年至四十七年間(1758~1783年),清宮先后修建和裝修的六品佛樓達八處之多,其中紫禁城內有四處:建福宮花園內的慧耀樓、中正殿后淡遠樓、慈寧宮花園內的寶相樓、寧壽宮花園內的梵華樓,長春園有一處:含經堂西梵香樓,承德外八廟有三處:珠源寺中的眾香樓、普陀宗乘之廟大紅臺西群樓、須彌福壽寺妙高莊嚴西群樓。這八處六品佛樓形制及佛像布置一致:皆為七開間,平面呈橫長方形,按顯宗與密宗四部配置佛像。中央明間上供宗喀巴大師像,下安佛龕、佛塔或旃檀佛。左右各三間,樓上自西向東依次供奉般若、無上陽體、無上陰體、瑜伽、德行、功行六品佛像及法器,樓下各間供各式佛塔。每間各供佛像一百二十二尊,每間前供桌上還各供有大佛像九尊,六間共供有大小佛像七百八十六尊。紫禁城中現存的六品佛樓有梵華樓、寶相樓,只梵華樓一座基本保存完好,是我們今天研究乾隆時六品佛樓佛像供奉儀軌的重要依據。

梵華樓外景

金瓶掣簽制度

乾隆皇帝頒賜了兩個金瓶(金本巴瓶),每瓶有幾個象牙簽,一個放在西藏大昭寺內,一個放在北京雍和宮。大昭寺的主要是達賴、班禪這樣的大喇嘛去世以后的轉世由抽簽決定。內地的一些藏廟,如承德外八廟、五臺山等地的藏傳佛教寺廟,這些寺廟的活佛轉世也要抽簽決定。因為乾隆時期活佛轉世成為操辦轉世人的特權,操辦人從中可以營私舞弊。乾隆帝知道后就很生氣,從此頒賜兩個金瓶。再加上當時六世班禪去世后,尼泊爾廓爾喀人到日喀則來搶財產,乾隆帝就派??蛋猜室磺灏偃舜虻侥岵礌?,回師以后,頒布《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二十九條》,頭一條就是金瓶掣簽制度,解決達賴、班禪轉世問題。王權高于教權,這是中國的傳統。

金本巴瓶(清)

關于王權、教權的關系曾經發生過很多辯論,為了出家人是否要拜王者,有很多辯論,最后不了了之。王權和教權究竟誰大,在中國最后是面對現實,出家人要依靠皇帝,國師、帝師都是皇帝封的,班禪、達賴轉世的決定要抽簽,誰來抽?由駐藏大臣代表皇帝抽簽決定,這就是王權高于教權。

尋訪十世班禪的轉世靈童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禪大師五十歲往生,全國震驚,因為他身體很好,接近群眾,還是國家領導人之一。國務院決定,2月1日,根據藏族民族和宗教的傳統來解決,尋找轉世活佛。

中央決定尋訪靈童,由國務委員李鐵映和羅干參加并主持。按照歷史,以前駐藏大臣主持坐床,是二品、三品,現在國務委員比照清朝官品應相當于從一品、正二品吧,并且是兩個人。后來就由波米仁波切抽簽,宣布堅贊諾布為十一世班禪,李鐵映主持坐床,這是國家的盛典,由國家重量級人物主持。

七歲和七十歲的對話

第二年,第十一世班禪堅贊諾布帶團到中央致謝,他當時七歲吧,到北京人民大會堂,江澤民主席接見他并和他談話。七歲和七十歲的對話!對話的時候,他說了三句話:感謝中央把我確定為轉世活佛;我要好好學習;我要做一個愛國愛教的好活佛。中國政府非常理性地對待民族宗教問題,盡管他是個七歲的孩子,但他代表了一個民族,代表了一個宗教,代表了一種文化,對這個民族、這個宗教、這個文化要有足夠的尊重,這件事情本身是辦得很出色的。

扎什倫布寺

歷史上的朝廷和后來的歷屆政府包括國民政府、中央人民政府對西藏等地區的活佛轉世制度的關懷,對民族的和宗教的習慣、傳統的尊重,形成了金瓶掣簽制度和完整的活佛轉世制度。這種制度是藏族的一個發明創造,實際上是維護名人效應,推出來藏傳佛教的領袖人物,使法統不致中斷,財團力量集中,造就了一批在佛學上有造詣的人,因為他們歷輩傳承,有藏書?;罘鸬霓D世實際上就是承認他固有的地位和產生的影響。

中國歷代政府在這件事情上都尊重藏族的民族和宗教的傳統,對活佛在社會上的作用和地位都是予以確認的,但是也強調一點:王權高于教權。

附表:達賴喇嘛世系表

一世達賴(追認) 根敦珠巴(1391~1474年),扎什倫布寺創建人,自任座主二十年。

二世達賴(追認) 根敦嘉措(1475~1542年)

三世達賴 索南嘉措(1543~1588年),俺答汗贈尊號“圣識一切瓦齊爾達賴喇嘛”,此為達賴喇嘛稱號之始。

四世達賴 云丹嘉措(1589~1616年),蒙古族。

五世達賴 阿旺羅桑嘉措(1617~1682年),清政府賜金冊金印,冊封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達賴喇嘛的稱號從此確定。

六世達賴 倉央嘉措(1683~1706年)

七世達賴 羅桑格桑嘉措(1708~1757年)

八世達賴 絳貝嘉措(1758~1804年)

九世達賴 隆朵嘉措(1805~1815年)

十世達賴 粗墀嘉措(1816~1837年)

十一世達賴 凱朱嘉措(1838~1855年),1855年受命于清政府,掌管西藏地方政權,暴卒,年僅十八歲。

十二世達賴 陳列嘉措(1856~1875年)

十三世達賴 土丹嘉措(1876~1933年)

十四世達賴 丹增嘉措(1935~),1959年叛逃國外。

班禪額爾德尼世系表

一世班禪(追認) 克珠杰·格勒貝桑(1385~1438年)

二世班禪(追認) 索南喬朗(1439~1504年)

三世班禪(追認) 羅桑敦朱(1505~1566年)

四世班禪 羅桑卻吉堅贊(1567~1662年),固始汗贈“班禪博克多”稱號,此為班禪稱號之始。

五世班禪 羅桑意希(1663~1737年),康熙帝賜封“班禪額爾德尼”名號。

六世班禪 貝丹意希(1738~1780年)

七世班禪 丹貝尼瑪(1782~1853年)

八世班禪 丹貝旺秋(1854~1882年)

九世班禪 卻吉尼瑪(1883~1937年)

十世班禪 確吉堅贊(1938~1989年)

十一世班禪 堅贊諾布(1990~?。?/p>

【摘編自王堯先生著作《走近藏傳佛教》(中華書局2013年出版)的“活佛轉世制度”部分】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日本欧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