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

李德成:服務信眾與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探微

發布時間:2022-04-26 08:51:26 | 來源:中國藏學 | 作者:李德成 | 責任編輯:劉懌藝

作者簡介:

李德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科研業務辦公室主任、研究員,《中國藏學》學術委員。

摘要: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強調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背景下,新時代、新形勢、新任務對藏傳佛教健康傳承提出了更高的新要求。作為佛教中國化的產物,藏傳佛教想要在新時代有所作為,要健康傳承,必須堅持中國化方向。藏傳佛教作為大乘佛教的重要流派,其宗旨在于普度眾生、服務信眾。文章認為,正確認識和對待服務信教群眾的問題,既是藏傳佛教全面從嚴治教、搞好宗教自律的重要方面,也是堅持中國化方向的重要內容。堅持中國化方向,藏傳佛教必須做好服務信教群眾工作,必須正確樹立和踐行服務信眾觀,正確認識和處理服務信眾與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的關系,需要正確樹立服務信眾觀,夯實堅持中國化方向思想基礎;積極踐行服務信眾觀,增添堅持中國化方向有效途徑。

習近平總書記在2021年12月召開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宗教工作理論,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提高宗教界自我管理水平,提高宗教事務治理法治化水平,努力開創宗教工作新局面,更好組織和引導信教群眾同廣大人民群眾一道為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團結奮斗。

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是我國宗教發展的必由之路。宗教與所處社會相適應,是世界各宗教生存發展的客觀規律,也是我國宗教健康傳承的必然要求。無論本土宗教還是外來宗教,都要不斷適應我國社會發展,充實時代內涵。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關于宗教工作的重要內容,也是當前做好我國宗教工作的重要指導思想和根本遵循。

藏傳佛教本身是佛教中國化的產物,是在我國藏族和蒙古族等民族群眾中具有重要影響的一種宗教。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也是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的重要內容。作為佛教中國化的產物,想要在新時代有所作為,藏傳佛教要健康傳承必須堅持中國化方向。

貫徹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精神,堅持中國化方向,藏傳佛教就必須在政治上自覺認同、文化上自覺融合、社會上自覺適應,與社會發展同步、與時代進步同頻,成為社會建設的和諧因素和國家建設的積極力量。藏傳佛教在發展過程中歷來有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融合、與社會發展現實需求相適應的特點,在長期繼承和發揚過程中不斷中國化、本土化傳統,主動適應社會,發揚愛國愛教、團結進步、服務社會、和諧包容等優良傳統,有力促進了自身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是一項系統工程,必須明確其指導思想、戰略目標、重點任務和政策舉措,必須推動構建黨委領導、政府管理、社會協同、宗教自律的宗教事務治理格局。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指出,黨的宗教工作的本質是群眾工作。信教群眾和不信教群眾在政治上經濟上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都是黨執政的群眾基礎。既要保護信教群眾宗教信仰自由權利,最大限度團結信教群眾,也要耐心細致做信教群眾工作。保護信教群眾、團結信教群眾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民至上”“以人為本”的重要思想。馬克思主義認為,人民群眾是歷史過程的積極主體,對社會發展起著決定作用。中國共產黨人全面踐行無產階級政黨的群眾路線,提出了一系列關于密切黨同人民群眾血肉聯系的重要觀點,極大地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群眾觀。在馬克思主義看來,人民的主體地位,體現在社會的各領域、社會生活的各方面、社會歷史的各維度之中。因此,黨的宗教工作本質上是群眾工作,信教群眾在宗教信仰中體現著主體地位。做好宗教工作首先要做好信教群眾的工作。

“不為自己求安樂,但愿眾生得離苦”。藏傳佛教作為大乘佛教的重要流派,其宗旨在于普度眾生、服務信眾。正確認識和對待服務信教群眾的問題,既是藏傳佛教全面從嚴治教、搞好宗教自律的重要方面,也是堅持中國化方向的重要內容。堅持中國化方向,藏傳佛教必須做好服務信教群眾工作。服務信教群眾,第一要務是轉變觀念并付諸行動,正確樹立和積極踐行服務信教群眾的思想。思想觀念對路了,正確觀念踐行了,服務信教群眾才能落到實處,也才能真正體現藏傳佛教的自身價值,更好促進自身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正確樹立和踐行服務信眾觀,是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的必要途徑。

一、正確樹立服務信眾觀,夯實堅持中國化方向思想基礎

2016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強調,要辯證看待我國宗教的社會作用。宗教具有積極作用和消極作用兩重性,是一種積極性和消極性共生共存的社會現象。要正確認識和把握其兩重性,最大限度發揮宗教的積極作用,最大限度抑制宗教的消極作用。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論述,為正確認識藏傳佛教社會作用的“兩重性”提供了理論指導和根本遵循。在社會主義制度條件下,藏傳佛教的社會基礎和面貌雖然發生了根本變化,但其社會作用的“兩重性”依然存在,其消極作用依然存在,還在對藏傳佛教信眾產生不良影響和危害,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堅持中國化方向,服務信教群眾,藏傳佛教自身必須充分認識其消極作用的危害性,從思想觀念到實際行動都要興利除弊、趨利避害,摒棄消極因素,弘揚優良傳統,正確樹立服務信眾觀,從自身思想認識方面進一步夯實堅持中國化方向的思想基礎。

(一)摒棄“強迫信仰”遺毒,切實尊重群眾信仰自由

2021年7月22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西藏時來到哲蚌寺。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尊重群眾的宗教信仰,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依法管理宗教事務,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促進宗教和順、社會和諧、民族和睦,在推動社會發展進步中發揮積極作用。2021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完整、準確、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尊重群眾宗教信仰,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兩次重要講話,習近平總書記都強調了要尊重群眾宗教信仰,突出體現了“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尊重群眾宗教信仰,是黨和政府維護人民權益、尊重和保護人權的重要體現,是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核心內容。所謂宗教信仰自由,就是每個公民既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這種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種宗教的自由;在同一宗教里面,有信仰這個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個教派的自由;有過去不信教而現在信教的自由,也有過去信教而現在不信教的自由。憲法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藏傳佛教要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首先必須尊重群眾的宗教信仰。藏傳佛教在藏、蒙古等族群眾中具有很大影響,特別是在西藏和其他涉藏地區,歷史上曾形成“政教合一”制度,寺院上層成為統治階層,對廣大群眾和普通僧尼進行政治壓迫和經濟剝削,嚴重影響了藏傳佛教清靜純潔的本來面目。在“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下,廣大群眾很難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

在“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社會中,對信仰藏傳佛教的普通群眾來說,沒有真正信仰自由可言,絕大多數人是為生活所迫而入寺的。同時,還有支“僧差”的規定。無論是否愿意,如果一家之中有兄弟二人,一般要有一人到寺院當喇嘛。如果有兄弟3人以上,則應有更多的人當喇嘛。凡欲把孩子送入寺院的農奴首先須向當地頭人交納“人頭稅”或“贖身費”,領取許可證后,方可入寺為僧,從依附領主的農奴名冊中除名。

當時西藏一些大寺院都有強迫群眾出家的現象,例如哲蚌寺在其莊園中規定了一種名叫“扎巴差”的制度,規定3人抽1人,輪到誰的頭上,不管愿意與否,均須削發為僧,即出家當扎巴(一般僧人)。除了被迫支“扎巴差”當喇嘛外,舊西藏還有很多人由于生活所迫等原因被迫出家。著名藏學家柳陞祺(1909—2003)先生在考察民國時期拉薩三大寺每寺能夠集合數千名僧人時指出:“他們到寺院來當僧人,是由于各種不同的社會原因。有的是迫于生計,來解決一部分衣食問題;有的是為了逃差逃債,到寺院里來尋求庇護;有的是代人出家或支扎巴差(即當僧人的差)??傊?,不是出于真正自愿,被迫而來的人占相當大的多數?!?/p>

在其他涉藏地區,歷史上的情況也基本相同,群眾沒有真正的信仰自由。如歷史上四川德格土司轄區就有強迫群眾出家的規定。德格土司規定,土司轄區內的群眾,必須按二抽一、三抽二比例入寺為僧。土司所掌握的有關轄區的花名冊要送予寺廟,讓寺廟按戶登記必須出家的“喇嘛”。而有些愿意出家之人,則由于其從事的職業在社會上受到歧視,如鐵匠、屠夫等而被拒之門外。

在舊西藏不僅是否出家身不由己,而且不得改變信仰。在舊西藏地方法典中對此有嚴格規定。例如,舊西藏的主要法典之一、藏巴第悉噶瑪丹迥旺布時期制定的《十六法典》的第三條《鏡面國王律》或《地方官吏律》規定:“按照大王之令所派遣之地方官吏,要摒棄謀私之惡習,以操持公務為主,盡力效忠于歷代第悉和法王所開創的業績,其目的即為以服侍和信奉佛法為主,不改教派之冠,不改信他宗?!迸f西藏另一主要法典、甘丹頗章地方政權時期制定的《十三法典》的第一條之《鏡面國王律》(《地方官吏律》)也有類似規定:“凡任公職者,均須舍棄自私之惡習,以公務為主,盡力效忠于歷代第悉、法王,傳承推行佛法的功業,不改教派之冠,不崇信異教?!边@些規定不僅說明舊西藏地方法典強迫信教群眾不能改變信仰,而且深刻反映舊西藏在宗教信仰方面具有明顯的強迫性。

以上情況說明,在“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下,廣大群眾沒有真正的信仰自由。首先,沒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無論是否信仰宗教,都不能自己做主;其次,如果愿意出家,則能否出家取決于農奴主階層的需要;再次,舊西藏的法典保護寺廟領主利益,強迫群眾服從寺廟領主,并不得改變信仰。

1959年3月至1961年4月,伴隨著波瀾壯闊的被稱為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廢奴”運動——西藏民主改革和其他涉藏地區民主改革的進行,藏傳佛教界也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宗教制度的民主革新,徹底廢除了寺院的封建特權和壓迫剝削制度,實行政教分離,建立了寺廟民主管理體制,蕩滌了封建農奴制度對藏傳佛教的玷污,恢復了佛教清凈純潔的本來面目,使包括藏族等廣大人民群眾真正享受到了憲法所賦予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

但社會意識往往落后于社會存在,意識形態領域某些思想認識的根本轉變并不是隨著社會形態的改變即能奏效的,“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的思想殘余和不良影響依然存在,在一些寺院和僧人頭腦之中依然保留著“群眾要服從寺廟”的思想和觀念或“強迫”意識,而忽視尊重群眾的信仰自由。有些寺廟和僧人借口“延續寺廟香火”“培養弟子”等,“動員”或要求群眾出家。有些寺廟和僧人借口“傳承文化”“搶救保護文化”等,不顧少年兒童尚不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以及需要入學學習文化知識等而招收或容留其入寺,致使少年兒童入寺問題成為藏傳佛教需要解決的一大難題。

“群眾要服從寺廟”的思想和觀念或“強迫”意識也間接助推了藏傳佛教地區群眾的入寺觀念,自愿或被要求入寺的群眾始終保持較大比例,造成了藏傳佛教僧尼隊伍的過度膨脹。目前,藏傳佛教界有僧尼16萬人左右。而現在我國有宗教教職人員38萬余人,其中佛教教職人員約22.2萬人,道教教職人員4萬余人,伊斯蘭教教職人員5.7萬余人,天主教教職人員約0.8萬人,基督教教職人員約5.7萬人。由此可見,藏傳佛教僧尼約占全國宗教教職人員總數的42%,接近一半;約占佛教教職人員總數的72%,超過了三分之二。從教職人員數量來看,藏傳佛教已成為我國人數最多的宗教,且超出其他宗教或教派數倍。

藏傳佛教“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的“強迫信仰”遺毒,自覺與不自覺地影響了信教群眾的信仰自由,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了信教群眾的權益和感情,并對藏傳佛教的健康傳承造成了危害,成為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的制約因素或消極因素,必須予以摒棄和祛除。

藏傳佛教界必須徹底清除頭腦中的“強迫信仰”遺毒和“群眾要服從寺廟”等不良思想,切實尊重群眾的信仰自由,不動員或要求群眾入寺出家,理智對待和處理少年兒童出家問題,引導、支持群眾教育子女學習科學文化知識。

十世班禪生前曾反復強調,寺廟不在多,而在于能夠真正滿足信教群眾宗教生活需要,成為弘揚佛法、棄惡行善的場所;僧尼不在多,而在于素質高,真正能遵循釋迦牟尼的訓誡,信守教規教律,研習顯密教義,把釋迦牟尼的精神繼承下來,發揚光大。因此,寺廟和僧尼人數不是衡量藏傳佛教健康傳承的標準,絕不是群眾入寺越多越好,關鍵在于能夠真正滿足信教群眾宗教生活需要,關鍵在于能否真正尊重群眾信仰自由。

(二)摒棄等級觀念,切實尊重群眾平等權益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強調,深入推進我國宗教中國化,要引導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弘揚中華文化。平等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主要內容,既體現了全體中國人民共同的價值愿望和追求,也深刻反映了人類所共同追求的價值理念和價值目標。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勢必要求藏傳佛教界持守平等理念,切實尊重群眾的平等權益。

佛教倡導眾生平等,不僅主張人人平等,而且主張眾生平等,即凡是有生命的東西都應該是平等的。釋迦牟尼創立佛教的初衷也是消除古印度的等級制度。但藏傳佛教歷史上的等級觀念不僅影響著寺廟內部的僧尼關系,而且影響著寺廟、僧人與信教群眾的關系。舊西藏宗教“教法”和世俗法典相結合所形成的一整套“政教合一”的法律如《十善之法》《十五條法律條目》《十六法典》等,都具有強烈的宗教等級色彩,體現了寺院領主集團的特殊權益。例如甘丹頗章地方政權時期制定的《十三法典》就規定人有上中下三等,每等又分上中下三級。掌握政教權力的極少數特殊活佛屬于上上級;大寺院的堪布、大活佛為上中級;大寺院的扎倉堪布、活佛、格西、比丘為上下級等。規定殺人賠償命價,大活佛等上等上級人的命價金與尸體等重,而下等下級人如流浪乞丐、鐵匠、屠夫等的命價為一根草繩等。藏族諺語“窮人沒有說三句話的自由,沒有走三步路的權利”,就是這種社會狀況的真實寫照。貧苦喇嘛在寺院中都有較為繁重的差役負擔。經常性的差役負擔一般包括:支“訓差”12—15年,無償從事寺內物資搬運、房屋維修、各種雜役等重體力勞役等。

雖然經過民主改革,廢除了寺廟中的封建特權和壓迫剝削制度,實行僧尼一律平等的政策,但藏傳佛教的等級觀念依然存在?;罘?、堪布、經師等在寺廟中依舊有“高高在上”的感覺,對內傲視甚至壓制弟子和普通僧尼,影響甚至干涉寺廟內部的民主管理,對外向信教群眾頤指氣使,甚至干涉信眾的家庭生活、社會教育和基層政權等。這些現象不僅嚴重影響藏傳佛教的形象,也制約了藏傳佛教的健康傳承,成為阻礙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主要方面。

平等思想是佛教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重要內容。釋迦牟尼創立佛教,在某種意義上是順應了當時印度反對婆羅門教森嚴的等級觀念的民意潮流的。佛陀由“業感緣起”而識得“無我”,由“無我”進而得出“四姓平等”,再進而宣稱“一切眾生悉皆平等”,意謂宇宙本質皆同一體,一切法、一切眾生本無差別,故稱“平等”。藏傳佛教是重視大慈大悲核心精神的教法,認為慈悲心產生的思想根源是自他平等、互換和“因果七訣”。自他平等和互換強調的是眾生平等的理念。按照藏傳佛教的自他平等和互換原則,要求信徒必須消弭“愛我執”,樹立“愛他心”,不僅要以慈悲心、平等心平等對待眾生、施愛予眾生,而且主張自輕他重、愛他勝己。

堅持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藏傳佛教必須摒棄等級觀念,追求佛教“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平等境界,平等對待他人、平等對待群眾、平等對待信教群眾。這也是藏傳佛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自身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應有之義。

(三)摒棄神權觀念,切實尊重群眾信仰心理

在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過程中,宗教界人士積極行動起來,護國利民,服務社會,得到社會廣泛贊譽。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肯定了宗教界“講大局、講法治、講科學、講愛心”的進步表現。因此,講科學、講愛心是提升我國宗教中國化水平的努力方向。

對藏傳佛教而言,用科學精神、愛心意識正確看待自身健康傳承問題,樹立正確的宗教觀、信仰觀,摒棄神權觀念,切實尊重群眾的信仰心理,考慮群眾的信仰需求,是堅持中國化方向、正確樹立服務信眾觀的重要內容。

宗教具有神圣性,可以說神圣性是宗教的本質屬性。但人和自然現象本身并不具有神圣性,宗教的神圣性信仰只能來源于群體生活或社會生活,宗教的神圣性實質上是社會力量的體現。在階級社會中,統治階級往往操縱、利用宗教,將自己打扮成“天神之子”或“神”的代言人,將自己的權力賦予為“君權神授”,形成神權觀念。在舊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社會中,這種神權觀念也得到充分體現,宗教領主成為掌握“神權”的代表,對廣大僧俗群眾進行政治壓迫和經濟剝削。人們認為,只有經過喇嘛的念經祈禱和幫助,才得以免入地獄,轉生善道。所以,人們相信喇嘛是人與佛或神的中間人,在生活中遇到疑難問題總是請教喇嘛,甚至西藏地方政府的重大事件也往往靠喇嘛念經、降神和占卜來最后決定。生活上的各種糾紛在俗人無法調解時也要靠喇嘛來裁定,占卜和神判有時勝過法律??梢?,在“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度下,宗教領主的操縱利用和信教群眾的傳統信仰觀念的相互作用,藏傳佛教神權觀念深入影響舊西藏的社會生活。

正是由于藏傳佛教的神圣性和異化作用,信眾的信仰膜拜和僧人對信眾的約束,使得某些教義思想、戒律觀念等已經轉化為信眾的行為準則,積淀在社會意識形態之中,影響著信眾正確樹立信仰觀。長期以來,由于藏傳佛教信仰觀念的故步自封,致使教義思想建設跟不上社會和時代發展步伐,嚴重影響著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進程。藏傳佛教神權觀念制約下的信教群眾本來是藏傳佛教的服務對象,卻成為被控制的對象。藏傳佛教神權觀念下的“上師信仰”觀念、“皈依僧”的信仰觀念,以及“將人變成神”的現象等,致使信教群眾所需求的佛法智慧、身心凈化、心靈撫慰等信仰心理被忽視,而造成了信教群眾對上師、活佛、高僧等的盲目信仰,往往形成“神”對人的精神控制。更為嚴重的是,固化的、僵化的所謂“上師”觀念、“皈依僧”的神權觀念等,也被境外分裂勢力所利用,他們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影響欺騙迷惑廣大僧尼和信教群眾,利用神權觀念對僧尼和信教群眾進行思想控制,一些僧尼和信眾成為分裂勢力進行分裂破壞活動的政治工具,積極參與騷亂和打砸搶燒等暴力犯罪事件,嚴重干擾了社會的和諧穩定,干擾了藏傳佛教正常秩序的建設。

另外,神權觀念以及固化信仰、神化諸佛等的僵化桎梏,不僅忽視了信教群眾的信仰心理,使信教群眾成為藏傳佛教控制的對象,而且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務實、進取、創新等思想也難以合拍,既影響著人們的開拓進取精神,也制約著“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等“人間佛教”思想的建設。

佛教本身應該是具有人文主義思想的宗教,強調以人為本,反對神的權威。在《阿含經》中,佛陀自稱“我今亦是人數”,意思是佛與眾生本來都是平等不二的,差別只是在于能否滅除煩惱。能滅除煩惱的是佛,反之,是眾生。因此,佛教有“佛是過來人,人是未來佛”和“佛是覺悟的人,人是未覺的佛”等說法。佛教認為,“佛”的真正含義是覺悟了的眾生,即覺悟者,佛教即指佛祖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佛教沒有教主創世之說,認為釋迦牟尼不是創造世界的神,而是一個覺悟者。根據佛教的觀點,在佛教中人不是被神主宰的,佛具有的只是平等的大慈大悲之心,是人天的導師,絕無主宰眾生之意。佛教中也沒有救世主的說法,佛不是人類的救世主,而是作為覺悟人天的導師,教給人們脫離痛苦的方法。故藏傳佛教亦強調以信為本,以戒為師,尊重有情,平等慈悲,深刻反映了佛教反對神權觀念、主張眾生平等的人文本質。

堅持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藏傳佛教必須汲取人文主義思想的合理內核,繼承和弘揚佛教以人為本、反對神權的優良傳統,摒棄神權觀念,祛除控制信教群眾的不良思想和行為,切實尊重信教群眾的信仰心理和信仰需求,塑造藏傳佛教以人為本、服務信眾的良好形象。

(四)摒棄支配觀念,切實尊重群眾生產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強調,宗教活動應當在法律法規規定范圍內開展,不得損害公民身體健康,不得違背公序良俗,不得干涉教育、司法、行政職能和社會生活。習近平總書記對宗教活動提出的明確要求,深刻反映了各宗教必須遵守國家法律,遵循社會規范,持守社會公德,尊重群眾生活,這也是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的必然要求。

藏傳佛教也有服務社會、利益人群的優良傳統,主張上求佛道,下化眾生,莊嚴國土,利樂有情。尊重有情眾生,服務信教群眾是其慈悲本懷,特別是在堅持中國化方向的大背景下,服務社會、服務信眾等思想和行動應該得到繼承和弘揚,為促進自身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增添力量。

但在“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下,受等級觀念影響,藏傳佛教上層人士“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和對群眾頤指氣使的支配觀念、主宰觀念相當膨脹。宗教領主對群眾不僅進行政治壓迫、經濟剝削,而且以各種名目增加群眾差役負擔。宗教領主假借宗教名義向屬民進行攤派,如以供給寺院宗教活動的名義,規定政府所屬各宗必須按時按量向寺院送交各種實物。一般各宗送交寺院的東西要占全宗全年收入的50%左右,有的達60%以上。另外,寺院還經常利用各種名義向屬民攤派費用,如念防雹經、防風經、求雨經、平安經等等,百姓統名之為“派經”,意即攤派下來的念經費用。宗教領主視對群眾的各種攤派為理所當然,使得藏傳佛教中對群眾的支配觀念、主宰觀念更加濃烈。

由于“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和藏傳佛教支配意識、主宰觀念等殘余思想依然存在,加之存在等級觀念、神權觀念,當代藏傳佛教在涉藏地區的“自我”或“自主”意識依然強烈,甚至“自大”“自負”情緒仍在滋生,造成對信教群眾的支配觀念、主宰觀念的滋長,要求信教群眾服從順從,支配信教群眾的思想和行動,缺乏服務信教群眾的弘法利生的正確行為。

在一些地方,個別寺廟和僧人將本該在寺廟和僧人內部應該嚴格持守的戒律“擴大化”,甚至“泛濫化”,要求信教群眾也像僧人一樣嚴格持守戒律。如要求群眾持守不殺生的戒律,支配和干涉群眾正常的生產和生活,不允許群眾宰殺自己的牲畜,或強行“放生”群眾的牲畜,同時組織群眾開展大規模的“放生”活動,不僅嚴重影響了群眾正常的生產和生活,而且嚴重干擾了一些地方正常的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

個別寺廟和僧人將一些思想觀念作為信條,要求群眾持守,出現了“泛戒律化”“泛信條化”的現象。如有的寺廟或僧人引導、鼓勵信教群眾熱衷于“功德”事業,支配或支持群眾將財物過多地用于修廟、誦經、布施等方面,而影響了群眾正常的生產和生活,出現了寺廟金碧輝煌、群眾生活維艱的狀況。同時有的寺廟過多的功德法會和布施供養等活動增加了信教群眾的宗教負擔和經濟負擔。

堅持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服務信眾觀,藏傳佛教必須摒棄落后保守的支配觀念和主宰意識,為信教群眾的現實生活、現實幸福著想,正確開展弘法利生活動。班禪額爾德尼·確吉杰布曾經對佛法的因果觀念進行闡釋,提出“因上努力,果上隨緣;今生努力,來世隨緣”的思想,對于改變藏傳佛教的傳統觀念具有重要意義。藏傳佛教需要切實深入思考“重來世、輕今生”觀念的利弊,從尊重信教群眾現實利益、現實需要,尊重信教群眾生產生活的角度出發,摒棄支配觀念,增強服務意識,不斷提升自身中國化水平。

綜合上述情況,堅持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樹立正確服務信眾觀,需要堅持以“導”的態度來對待,要辯證地看待藏傳佛教的社會作用,因勢利導、趨利避害,引導藏傳佛教努力為促進社會和諧、民族團結、祖國統一服務。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過程,應該是調動積極因素、抑制消極因素的過程。從藏傳佛教自身角度出發,宗教界人士首先必須轉變觀念,切實持守佛法常新理念,正確對待宗教傳承發展規律,與時俱進,守正創新,圓融中華優秀文化思想和時代精神,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摒棄“強迫信仰”遺毒,切實尊重群眾信仰自由;摒棄等級觀念,切實尊重群眾平等權益;摒棄神權觀念,切實尊重群眾信仰心理;摒棄支配觀念,切實尊重群眾生產生活。只有摒棄這些傳統、保守、落后的觀念,藏傳佛教才能進一步從思想認識上夯實堅持中國化方向的思想基礎。

二、積極踐行服務信眾觀,增添堅持中國化方向有效途徑

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認為,辯證的否定是在事物內在矛盾推動下而進行的自身否定,是事物的發展環節和聯系環節。事物自身的辯證否定,不是對原有事物的簡單拋棄,而是舍棄原有事物中陳舊的、消極的東西,吸取、保留原有事物中積極的、有生命力的東西,并以改造過的形式作為自身存在和發展的條件。所以辯證否定就是“揚棄”,既不是簡單地肯定一切,也不是簡單地否定一切,而是既肯定又否定,既克服又保留,克服的是舊事物中過時的消極的內容,保留的是舊事物中積極合理的因素。

堅持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藏傳佛教既要從思想認識上克服摒棄過時的、保守的、落后的觀念,又要保留弘揚具有積極合理因素的觀念,繼承和發揚長期以來中國化、時代化的傳統,主動適應社會,發揚愛國愛教、團結進步、服務社會、和諧包容的優良傳統,自覺維護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序良俗,履行社會責任。在服務信教群眾方面,積極踐行服務信眾觀,增添堅持中國化方向的有效途徑。

(一)踐行報恩思想,回報信眾之恩

慈悲向善是佛教的核心要義,更是藏傳佛教的突出思想和價值觀念。藏傳佛教認為慈悲心產生的思想根源是自他平等、互換和“因果七訣”。自他平等和互換強調的是眾生平等的理念。所謂“因果七訣”,也稱“菩提心因果七訣之法”,指修行慈悲心和菩提心的七種方法,即知母、念恩、報恩、慈心、悲心、增上意樂和發菩提心。藏傳佛教主張,作為正信的佛教徒,必須持守以慈悲為懷的理念,以慈悲心自利利他,善待自身,身體力行,知母報恩,慈悲濟世,增上意樂,圓滿菩提。

“因果七訣”中的“知母”,即懂得父母的恩德,又由自他平等推展到視眾生為父母,故佛教有“視眾如母”之說?!澳疃鳌焙汀皥蠖鳌奔粗鲌蠖?。佛陀經常教導弟子們要知恩報恩,強調在世出世間中有四種恩德,需要佛門弟子去報答,也就是佛教界常說的“上報四恩,下濟三涂”。在《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中明確這四種恩是:“一、父母恩,二、眾生恩,三、國王恩,四、三寶恩。如是四恩,一切眾生平等荷負?!狈鸾倘粘D钫b經典“回向偈”中有言:“愿以此功德,莊嚴佛凈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涂苦?!边@應是佛門弟子每日需修的功課,既說明了報四重恩在佛教中的重要地位,也證明了佛門弟子應念念不忘四重恩,時時報答四重恩。

報答四恩相輔相成,互相作用,故藏傳佛教報恩思想祈求具足圓成的是國土凈、眾生安、天下平。因此,藏傳佛教認為報答四恩都需要認真踐行。報眾生恩的核心就是報答人民群眾的恩德,包括報答信教群眾的恩德,更需要從思想認識和實際行動方面樹立并踐行正確的報恩思想,回報信眾的實際需要,為堅持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增添合理內容。

從思想認識上,堅持和弘揚佛教報眾生恩思想。藏傳佛教報眾生恩思想的首要觀念是視眾生如父母。佛教認為,一切眾生互為父母,一切眾生若父若母,從這個意義上講,佛陀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廣闊胸襟等視一切眾生,故常思眾生與樂拔苦,主張大慈與一切眾生樂,大悲拔一切眾生苦;大慈以喜樂因緣與眾生,大悲以離苦因緣與眾生。

從實際行動上,必須具備和堅持感恩意識,回報信眾實際需要。不僅視眾生如父母,還要感謝人民群眾為我們提供和創造的學修環境和條件。世間的一切物質條件和生活環境,都是人民群眾合力創造的,作為社會的人,我們的衣食住行,無不來自眾生之恩:有農民我們才有糧食,有工人我們才有生活用品,有國家和社會我們才有安全和生活保障,才有平安美好的生活環境,這些都是人民群眾賦予的重恩,理應知恩報答?!峨s阿含經》有云:“當如是學,知恩報恩。其有小恩尚報,終不忘失,況復大恩?!眻猿趾秃霌P這種報眾生恩的思想,才會關愛有情,熱愛群眾,并以實際行動回報社會,回報信眾,因此藏傳佛教才大力提倡服務社會,造福人群。藏傳佛教界應該將每天的學修實踐轉變為回報社會、回報信眾需要的實際行動,講經說法要有利于信教群眾對美好心愿和幸福生活的實際追求,修行濟世要有利于信教群眾身心健康和正常生產生活的實際需要,這些都是對眾生之恩的正確報答。黨和政府也號召要充分發揮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在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積極作用,藏傳佛教界也在積極提倡“弘揚佛法度眾生,無私奉獻為祖國”,這是藏傳佛教界以實際行動回報社會、回報信眾的正確方向。

(二)踐行利樂有情思想,以實際行動利益信眾

“出家不忘愛國,修行不忘濟世”。佛家子弟歷來不忘祖國的恩德、不忘眾生的恩典,以“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為己任,知恩報恩,利國利民。利樂有情思想是大乘佛教修行的終極理想,佛教特別是大乘佛教,以普度眾生為己任,認為不能僅限于自身解脫,而應當把眾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做到普度眾生、利樂有情,只有這樣才能達到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的無上境界。因此,佛教以慈悲為懷,以利他為本,以棄惡為宗,主張成佛是手段,利眾是目的。這種利樂有情思想也是佛教服務信眾的主旨和途徑。堅持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必須踐行利樂有情思想,以實際行動利益信教群眾。

“莊嚴國土、利樂有情”思想在《般若經》《法華經》《菩薩本行經》以及《大方廣佛華嚴經》等佛教經典中都有闡釋。所謂“莊嚴國土”,就是把自己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物質生活極大豐富、自然條件極其美好、政治清明,沒有戰爭、文明富強、美麗莊嚴的樂園。在佛陀看來,這樣的國家才是理想的國家,這樣的社會才是合理的社會,如佛經有時所稱的“佛國”或“凈土”。所謂“利樂有情”就是指做利益有情眾生的事情,使有情眾生歡喜快樂、生活更加幸福美好?!扒f嚴國土,利樂有情”,不僅要報答國家的養育庇護之恩,還要以實際行動踐行自己的誓愿,把自己的祖國建設得更加美好,使有情眾生更加幸福,這便是佛教的報國思想和利民情懷,是佛教界護國利民優良傳統中的重要內容。

根據佛教的理論,要利樂有情、利益信眾,則必須珍視和關愛眾生命運福祉。眾生命運貴在生命。佛教認為眾生平等,珍視所有生命?!度A嚴經》說:“眾生至愛者身命,諸佛至愛者眾生,能救眾生身命,則能成就諸佛心愿?!辈貍鞣鸾淘趥鞣ㄐ扌械倪^程中更加強調人生命的珍貴,強調人身難得,主張“暇滿人身”。藏傳佛教界高僧大德對生命的祈福是,“報佛祖之恩,揚智慧之光,度眾生之苦,愿生命常駐”。因此,藏傳佛教界需要弘揚優良傳統和正視社會現實,以實際行動反對一切殘害生命的暴力和極端傾向,珍愛生命,護持信眾。

根據佛教的理論,要利樂有情、利益信眾,就必須使一切眾生離苦得樂。離苦得樂是佛教徒學佛修行、服務信眾的目標,故佛教要求修行者堅守慈、悲、喜、舍四種品質,即“四無量心”?!按取笔鞘┙o無量眾生以快樂,“悲”是消除無量眾生的痛苦,“喜”是慶賀無量眾生離苦得樂,“舍”是眾生平等、心無二別。實際上也可以概括為利樂有情、利益信眾,因此佛教主張“慈悲濟世,救度眾生”,“度盡眾生,方證菩提”。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中言:“慈名愛念眾生,當求安穩樂事以饒益之。悲名愍念眾生受五道中種種身苦、心苦?!辈貍鞣鸾探绫仨毦哂邢忍煜轮畱n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思想情懷,急信教群眾之所急,想信教群眾之所想,凡是有益于信教群眾的事才做,凡是無益于信教群眾的事不做,為信教群眾排憂解難,以實際行動利益信教群眾。

根據佛教的理論,要利樂有情、利益信眾,就必須以實際行動為信眾造福。佛教主張廣結善緣、廣種福田,強調的就是為信教群眾謀福造福。佛教將福田分為敬田和悲田。敬田即護持佛教,尊重人倫師道,對三寶父母師長的供養等。悲田則是對病者、貧窮、孤老,以及動物的愛護、布施與收養,還包括利益他人的公共福利事業等。在悲敬二田中,佛教更重視悲田?!断穹Q疑經》認為“敬田者即是佛法僧寶,悲田者貧窮孤老乃至蟻子,此二種田,悲田最勝”。由此可見,悲田廣種、造福信眾才是佛教道德的核心思想。藏傳佛教知名學者多識·洛桑圖丹瓊排活佛在《愛心中爆發的智慧》中說:“佛法認為凡是不利于或損于眾生生存幸福的思想行為都是惡,凡是有利于眾生生存幸福的思想行為都是善。善惡是以眾生利益為標準的?!边@是藏傳佛教服務信眾、造福信眾思想的集中體現,也深刻反映了藏傳佛教界對以實際行動造福信眾、為信眾辦實事辦好事的真切號召和呼喚。

(三)踐行“人間佛教”思想,服務信眾現實生活

積極倡導“人間佛教”也是當代藏傳佛教思想發展的主要方面,為當代藏傳佛教的健康傳承注入了活力。堅持中國化方向,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藏傳佛教必須積極踐行“人間佛教”思想,以實際行動服務現實社會,服務信眾現實生活。

藏傳佛教界雖然有人認為“佛教本來就是以人為本,育人成佛之道,佛教產生于人間,服務人間,根本沒有脫離人間的佛教”,不必提倡“人間佛教”。但“人間佛教”思想具有自身特定的內涵和意義,可以說是當今中國佛教最有影響力的旗幟之一,也是當代中國佛教的重要思想和堅持我國佛教中國化方向的正確途徑。中國佛教協會原會長趙樸初先生對“人間佛教”思想有一系列闡述,其基本內容包括五戒、十善、四攝、六度等自利利他的廣大行愿。奉行五戒、十善以凈化自己,廣修四攝、六度以利益人群。堅持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菩薩行,突出佛教道德教化優勢,以適應社會的發展。要求佛教在思想上、組織上、行動上面對現實社會和人間,報國土恩,報眾生恩,積極投身社會建設,饒益國家和社會,建設人間凈土。

喜饒嘉措大師生前堅持倡導“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的主張。1955年,新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公布后,喜饒嘉措認為,社會主義完成之時,即是人間實現“極樂世界”之日,要求佛教徒“為創造現實的人間極樂世界而奮斗”,成為藏傳佛教界積極主張“人間佛教”思想的重要代表。

班禪額爾德尼·確吉杰布也鮮明強調佛經中所講,佛身生于人間,長于人間,于人間得佛。佛教是既出世又入世的宗教。我們既要有出世的出離之心,又要有入世的慈悲之心。眾生對我們的恩德極大,是眾生讓我們具足功德、遠離過患,讓我們成佛,有道是“眼見有情時,誠慈而視之,念我依彼等,方能成佛道”。所以我們對待眾生就像看到自己的母親一樣,內心當中應產生喜悅之心、仁愛之心、恭敬之心,發大慈悲之心,勇于擔當,去為眾生離苦得樂做出實際貢獻與努力。

因此,藏傳佛教界的主體觀點認為,從終極目標上,藏傳佛教雖然是追求來世,欣求成佛,但它植根于社會現實中,重視人們現實生活的改善和道德的教化,主張處理好入世間和出世間、做人與成佛、世俗生活與宗教生活的關系。以建設人間凈土,“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為理想,使佛教的弘揚,起到促進人類文明建設、提高人們精神境界、推動社會進步和世界和平的積極作用,為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做出貢獻。

按照人間佛教的思想,藏傳佛教界應該行動起來,以積極入世的態度,弘揚佛陀重視人間的根本精神,以人為本,努力建設人間凈土,著眼于服務信教群眾現實生活需要,關心和支持社會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生態、環境、慈善、人權等事業的發展,積極投身于社會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設,為人民群眾的富裕幸福,為祖國的繁榮富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做出自己的貢獻。

積極倡導和踐行“人間佛教”思想,既深刻反映了堅持中國化方向藏傳佛教當代宗教思想的鮮活性,也切實體現了藏傳佛教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服務信眾現實生活需要的正確選擇。

乘風破浪潮頭立,揚帆起航正當時。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強調,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就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用中華文化浸潤我國各宗教,支持各宗教深入挖掘教義教規中有利于社會和諧、時代進步、健康文明的內容,作出符合當代中國發展進步要求、符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闡釋,使我國各宗教更具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服務信眾,造福人群是藏傳佛教必須持守的宗旨和任務,在當前貫徹落實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精神的背景下,藏傳佛教界需要積極行動起來,順應時代潮流,聽從時代召喚,在堅持中國化方向、積極促進自身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方面,切實樹立正確的服務信眾觀,為藏傳佛教更具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增添力量。

中國佛教協會通過的《佛教教職人員行為守則》規定:“服務社會,利樂眾生。發揚慈悲濟世精神,踐行人間佛教思想,落實眾善奉行理念,服務社會,凈化人心,利益人群,造福人間。立足佛陀本懷,發揮積極作用,引導廣大信眾樹立正確的國家觀、民族觀、歷史觀、文化觀,宗教觀,知恩報恩、正信正行,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边@是中國三大語系佛教共同的理想信念和基本追求,從不同角度共同踐行著護國利民的情懷和誓愿,符合佛教普度眾生的本懷,符合廣大佛教界人士和各族信教群眾的心愿。這是三大語系佛教在當代社會中保持自身生命力的必然選擇,更是藏傳佛教堅持中國化方向、健康傳承的有效途徑。 

原文載于《中國藏學》2022年第1期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日本欧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p id="zd7vz"></p>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p id="zd7vz"><delec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delect></p><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p id="zd7vz"><delect id="zd7vz"></delect></p></video>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video id="zd7vz"></video><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video id="zd7vz"><p id="zd7vz"></p></video>
<video id="zd7vz"></video>

<address id="zd7vz"><p id="zd7vz"><p id="zd7vz"></p></p></address>

<output id="zd7vz"><output id="zd7vz"><font id="zd7vz"></font></output></output>

<p id="zd7vz"></p><video id="zd7vz"></video>
<noframes id="zd7vz"><p id="zd7vz"></p>

<video id="zd7vz"></video>